一邊看戲一邊想著一個人

不知道是自我防衛機制太好還是什麼原因,當經歷傷心難過之後,往往,不開心的部分都很難記得起。今天看在中大看博群電影,是一部講述一位波蘭藝術家教授怎樣在社會主義下被打壓,最終患病至死的電影。可以想像,電影的色調一片深沉,播了不久我就開始發睏,一邊迷迷糊糊的看,一邊什麼都沒有想,到中後段清醒過來,卻又忽然想起他,那是我記得的和他一起的開心片段,第一次覺得這個人善良,因為他拿了錢給乞丐,還有那天陪他一起在ICC做elevator pitch,這算是在認識他之後,第一次和他相處最久的一天,當晚和他吃飯,還聊了很多很多,當時一切都很美好。自那次起,我比以前笑得多很多,尤其是見到地的時候,而這一切都是真實的,可是一想起又不禁掉淚。但願多掉幾次眼淚,就可以把他忘記。

廣告

捨得後我應該會逐漸淡忘

image1

呢三本野隱藏在我的書櫃良久了,昨天趁舊書回收的時機把它們送了出去

我恐怕不會再看這些書了,可它們也陪伴過我一些歲月,一些算是艱難的歲月

所以要送出去還是需要下些決心

另外,還有林行止的三本系列書藉,算是當記者時的一些印記

但我也不會回去當記者了,這些書於我無用,在書櫃上也只能放著

最後,是一些過期的運程書

後來發現,人生迷茫時看運程書無補於事,不迷茫時根本不用看

如是,我只送了十數本書…

還有些日子,希望可以再執拾多一些書送出去

反正,不捨只一剎那,隨後我應該會逐漸淡忘

感情的事,實在需要內心的沉澱

以前,我或許會猶豫,因為我分不清什麼才是重要,什麼不

現在,我可以好肯定的說,和你的感情千金都不換

從前,總是先補救再算,事情都沒有想清楚,你說怎樣就什樣好了

先應承吧,往後的事管不了那麼多了。就是這種任性態度惹你厭吧

今次,說是冷靜說是清醒,我竟明白到你真正所求

我不敢貿然再找你,說我可以怎樣,我可以做到什麼了

我終於了解,你的要求從來都沒變,只是我沒有能力做到你所要求

我又憑什麼去求你什麼呢? 而且還要是最難求的信任

活了這些年,或許我真的太隨心,沒有好好珍惜

所以也沒有資格去後悔

願你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