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playing: “必殺技" from 遊戲-基 — 古巨基

princess 說我懶,老是 post 歌 link,不過今次 post “必殺技" 是有原因的,事關昨天打羽毛球,我想要記起這首歌卻總是記不起來,令我打球也不能集中,所以要 post 幾天以作紀念。

 8 面鏡,你懂麼?

農曆新年過後,打打球,有益身心。由於在學店工作的緣故,可以免費租用運動場地,所以我絕不會放過任何享用員工福利的機會,在星期我就一口氣訂了星期四和下星期一的羽毛球場,每天各一小時。打什麼球其實沒有所謂,重點是做運動,一方面要消耗那日漸豐厚的脂肪,另一方面,要證明我仍有在運動場揮灑汗水的本事。多說無謂,還是趕快走進運動場。

和我一塊兒打球的是大學舊同學 ivy,她的球技很好,而我只是勉強能夠應付。還好,她是會手下留情的,很少打一些刁鑽的角度;反而球技稍遜的我卻常用八字打法,即打兩邊死角,沒法,這是我唯一可以取勝的技倆。

一邊打球一邊談笑是我們的習慣,每說到好笑處,我就會忍不住大笑。沒錯,我有失控大笑的毛病 (和楊小姐的差無幾),我每次打球都會發病,以致不能把球打好。我不否認我很容易就發笑不止,可我真的是忍不住不笑,笑開了也停不下來,我想我的笑門是只有開而沒有關的。故此,我十分同情楊小姐,因為我曾聽過一些人說楊小姐失控大笑沒啥禮貌。可是那些人根本不明白,這種大笑毛病是連當時人自己也控制不了的,所以即使是笑,也不見得一定好受。

打完球,我和 ivy 乘小巴到坑口,去了 princess 介紹的日本料理吃牛肉火鍋。這個鍋並不如印刷在餐牌上的那一個鍋美觀,待材料送到,更覺貌不驚人,本想再叫小吃,不過又想省點錢,最後的方案是若真的吃不飽,就到附近的老麥買兩蚊雞雪糕杯。我發現每次跟 ivy 傾談,ivy 都總會說出一些「至理名言」,今次也不例外。她突然來了一句,「8 面鏡」,聽得我一頭霧水,完全摸不著頭腦 。接著,ivy 輕描淡寫地道,不懂麼?那是用來比喻一些弄不清的情況,正所謂 8 面鏡子看不清!即當人置身在 8 面鏡子之中,不能看清事物的影像 我真的想不通,因為 ivy 平時不會那樣「文皺皺」的。於是,我又為了這 8 面鏡子瘋笑了好一陣子。

你想要知道那個牛肉火鍋的下場嗎?我們竟吃剩了半盤牛肉,而配菜則全部吃光。

題外話:昨天,很有衝動想告訴某人,其實可以一試,work 的話就去 work,不然也可以算數,只不過是 give it a try。可是,今天我卻把這件事忘記了

《永遠的微笑》和《金雞》

一個被迫賣淫,一個自願做雞,前者跳天橋自殺身亡,後者自立門戶繼續掙扎掙錢。

《永遠的微笑》是《lilja 4-ever》的香港中文釋名,不知道 lilja 是不是解作微笑,但女主角 lilja 的微笑卻是很動人。lilja 很少笑,只有在她以為可以離開那個她極厭惡的地方時,她才笑得最由衷最快樂。短短幾個月,希望一次又一次的落空,離開了如糞的地方,也離開了最好的朋友,被喜歡的人出賣,失去了自由,在異鄉過著更糟糕的日子。lilja 的靈魂救不了她自己,只有死亡,她才可以重獲自由,她和她的微笑才是永遠。

看完《lilja 4-ever》,很不能釋懷,因為拍得很真實,不用疑心,也可以想像到在蘇聯解體後,大部分俄羅斯人的生活是如何淒涼。在沒有工作機會的情況下,女的只好出賣自己最原始的東西,又或者找個可以帶她們離開的男人。難怪導演刻意要加強影片的灰色調子,入冬的時候, 一片灰天灰地,其餘的畫面就是黑夜,只有夢境中的天台 (天堂) 是藍天白雲,陽光普照。

年初一,獨個兒在家看了《金雞》,阿金做雞做個不亦樂乎,這是阿金的選擇。

仍然活在零下

過了年,是乍寒還寒,溫度是攝氏13-15度。今天,我仍然穿著厚大衣和掛了圍巾。氣溫並沒有如想像中的一下子就暖和過來,涼風緩緩流動,可以穿越任何極微小的孔隙,要入侵所有的空間。室內和室外的氣溫其實也沒有兩樣,所以我沒有脫下任何可保我溫暖的衣物,同事看見就會說,你很冷嗎?在室內也穿成這個樣子,出外的話怎算?我不理,起碼我沒有生病。 

沒有真正試過在零下溫度的地方待過,不過聽說這些地方的室內都有暖氣裝置,絕對不會冷壞人。上年跟 miss li 看了陳凱歌的《和你在一起》,在北京大冷的冬天,小提琴老師就在他的胡同小平房裡燒煤取暖。沒有真正感受過北京的冬天,希望找個冬天我可以再造訪這個我「錯把異鄉當故鄉」的地方,可能我會因此而唔怕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