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ja vu 我未見過

deja vu literally means, “already seen" – the illusion of remembering scenes and events when experienced for the first time.

我問了一些人,有試過 deja vu 嗎?十居其九都回答我試過,我也不例外。而我卻想 deja vu 的相反經驗又是怎樣的呢?有沒有一個本來是很熟識的場景或人或事件,會叫我感到陌生?

如是者,我在網上找到了 jamais vu – a disorder of memory characterized by the illusion that the familiar is being encountered for the first time. (merriam webster medical dictionary)

不止一次,當我經過九龍塘的又一城 (festival walk),尤其在下班的時候,我穿越那條通往商場的隧道後,我就有從來沒有來過這裡的陌生感覺,我沒有感到不安,我只有新鮮感,而且感覺良好,原因我也解釋不了,也用不著解釋。

於是我又想 (我是慣常想的太多),若對著家人或朋友或戀人或同事/同學,我都不時有 jamais vu,又會怎樣?又或者有時我甚至記不起我是認識他們,情況會如何?如果,我面對著他們,都有像初次認識的興奮和興趣,那是多麼好,起碼我不會像現在的一些時候,不想見某些人,和不想接某些人的電話。這大概關乎我的個性,我喜歡新鮮事兒,我容易對重覆的東西生厭。下班回家,我至少用過10種以上的方法,而這也因為我回家的路程遠,但我的確不喜歡每天也用相同的方法回家。

當然,新鮮感並不是一切,可是我們都抗拒不了對新鮮感的渴求。我們都會貪新厭舊,而分別只在於程度上的不同而已。

UNO 續篇

今天卒之完成了最後一 round,二妹姐敗陣,但對之前定下誰輸 5 局,誰請喝湯的規則,二妹姐極有可能賴帳……

後記

二妹姐卒之請了 princess 和我喝 fresh mushroom soup, wow, it’s delicious! 多得 princess 開金口問二妹姐,我們的湯水才有著落。you know it’s thurday laa.

欲說還休

我喜歡你,我對你說我喜歡你,這並不是一件令人難堪的事。我告訴你,不是要你也一樣喜歡我,我只是要向你表達我的感覺,僅此而已。這是 miss li 的勇,叫我望塵莫及。

放輕你的腳步

吃一顆檸檬夾心 marshmallow,酸味甜味一同在口中蕩漾。

記得小學時早上集會後,我們就一班接一班的返回課室,當值的老師會不住的提醒我們,上樓梯時要放輕腳步,我不知道,有些同學就是會很用力地踏每一級樓梯,使得上班房響聲隆隆。我想我的輕功就是由這時練得來的。二妹姐這樣形容過我的步伐,你走路如用輕功,可是我自己也不察覺。

貓兒的腳步也很輕,有一次逗著貓玩,另一隻貓不知從什麼地方縱身飛撲出來,爪著我在逗玩的貓,幸好牠們只是在遊戲,但這也足夠叫我肉跳心驚。

UNO 大激戰

沒法,只因我的年紀最少*,又遇上奸茅的 UNO 玩伴,我出錯牌,就要 draw 5 cards,但是二妹姐出錯牌,大家就若無其事的繼續出牌。我叫阿叔來評評理,阿叔竟然裝模作樣,說什麼也看不見。我明白阿叔是不會幫我的,因為二妹姐會向阿叔施淫威,叫他言聽計從。幸而,好人有好報,二妹姐已輸了四回,還差一回就要請大家喝 sandwich club 的湯啦!哈哈!

後記

今天我的情緒怪怪的,很歡天喜地的樣子,對,沒有難過的事,但也沒有什麼叫人興奮的事情,我不知道,整天也像在跳舞似的,轉呀轉呀,是一首節奏輕快的曲子。

後後記

princess 要我替她平反,她不是想助紂為虐,只是二妹姐用凌厲的眼神瞟著她,她不由得要住口。而阿叔袖手旁觀罪成!

*註 princess 和我的年紀相差不遠,我只少她幾個月而已。(這是應 princess 特別要求補上的)

1. 送水的大哥像小齊

逢星期三,都會有人送蒸餾水到辦公室。由於我坐在近門口的第一個位子,所以每次有蒸餾水送來,我就要將辦公室原子印蓋在送貨單上,然後交給送水大哥。我跟 princess 說,送水的大哥像小齊呢。princess 回答說,我沒有印象。我說,哦,原來這樣。

2. 笑作一團

ivan 今日很 hyperactive。他臨放工去了刷牙,以身作則教導我們如何護理牙齒。you know this guy has very clean and healthy teeth. he did open his mouth and show to us.

3. 看戲

我跟 ivy 約好了要看電影,我們先到鑽石山一間叫 fuzion 的店子吃晚飯,這裡的蒜蓉包好好吃,我們還叫了香草汁配雜菌 pasta,菠蘿燒雞 pizza,麥西哥辣腰豆焗薯,tiramisu,還有兩杯特飲,很豐富啊。我們只得半小時的時間,就要看電影,所以只顧得吃,談的不多。我喝了杯有酒精的果汁特飲,人不覺醉,可就是雙頰發燙,暖暖的挺舒服,近來為一件事情很煩惱,但這種溫度叫我什麼都忘卻了。

電影反而不像同事說的那樣好看,不是同事預先「穿橋」,只是這戲根本就沒有什麼「橋」可言,是三個女人在自白罷。如果要我選最好看的一部份,我大概會選 20,起碼拍的是年青歲月,年青歲月就是會不落俗套 (若你不同意,最好不要 challenge,你不同意只代表你已不在這年齡層,你更沒資格批評)。30 跟 40 說的故事是想像得到的,雖然設法呈現兩個女主角的困局,但這一來就將女主角困死了,而結局更不值一提。

今晚夜,風刮得很兇。miss li 從未如此的 nice and sweet.

牙痛痛

昨天 princess 的患發作,這痛一直持續了兩天,今天她卒之可以看牙醫了,可是 appointment 是下午 4 時。我看著 princess「牙痛咁聲」,什麼忙也幫不上。princess 整天就用手按著右邊面,以減輕痛楚。

從牙醫那裡回來,princess 神秘愕愕的用手蓋著嘴,原來是因為用了麻醉藥,她的咀歪了。我看見忍俊不禁 times 10 to the power of n,所以我要在這裡鄭重向 princess 道歉,我不是有意的呢。

希望 princess 快點好過來啦。

後記

有人問:「牙蟲村o係邊度呀?」

牛哥答道:「牙蟲村在 miss sheep 的口腔內。」

miss sheep 不服氣:「羊的牙齒天生不好,不像牛的牙齒,可以拉動一架貨櫃車。」

牛哥咧齒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