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all have late-twenties syndrome

有人寫廿九幾,那到了三十怎麼辦?

這倒是令人佩服的,起碼他們正在幹著什麼,不是光說,幹呀幹,到了三十,不就「過」了廿九幾?完滿。

趕著看張艾嘉的《20 30 40

四周的朋友們趕在這個好年結婚,我就乾著急。

別人都好像有自己的事業了,我仍在兜轉。

難道你我現在都要服靜心不成?

黃生,你犯不著有這麼多疑慮,真的。

and 其他

今晚跟 ivy 看了 School of Rock,笑得我要掉眼淚。

回家時,在火車上看了 2003 年 5 月 12 日的「除了喝茶,中國人還有什麼更high 的事情 ─ 竇唯訪談」。

竇唯在顏峻的訪談中說:「我覺得我現在不是在有意識地學什麼東西。我現在更想有意識地做什麼東西。《不一定》,甚至《雨噓》,還有後面的《文王》,是我有意識地做一些東西。所謂學以致用,你不能光學,光學那就永遠沒有你自己。從事這種類型的事情,沒有自己的判斷,就沒有你自己的發言權。」

回家後,三妹妹替媽媽和四妹妹做了藍梅紐約芝士餅,興祝二人的生日,11時多,我還啃下一大塊芝士餅,明天定要胃痛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