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星期天

昨晚,鼻敏感發作,打幾個乞嗤之後鼻子就塞住了,嚴重呼吸困難,都怪我沒有當心,病還沒有完全好就去冰箱拿益力多,喝了一支又一支共喝了三支,真是活該。我見鼻子塞了又沒有什麼可幹,便上床睡覺。

今天,一早起來洗了頭,好像精神翼翼的,春風未得意卻滲著陣陣涼意,我穿著妥當就出發到油麻地天主教小學去。步出九龍塘火車站月台,突然有位婆婆在我背後繞道出來,我以為我又忘了拉好背包的拉鍊,婆婆是特來告訴我的。怎知她跟我說起話來,她說她在車上看見我在看聖經 (心想真不好意思,其實我在臨急抱佛腳。我那本聖經是大本裝,特別惹人注目)。她說她自己也信耶穌,接著還對我唱起詩歌來,唱了三首,我禁不住說唱的很好聽 (我不是哄婆婆,她的嗓子實在好),我竟有點兒想哭呢。接著,她說起了她的故事,二次世界大戰時她才十多歲,家破人亡哪!全家有十個人只剩下她一個,現在她七十歲了,單是孫子也有十多個呢!她說耶穌給她的親人比起十多歲時所失的要多一倍,我很感覺到婆婆的喜悅。這時我走到地鐵站,婆婆只說妹妹,不眈誤你啦,我們便分別了。我想,今天真的有點不尋常,我很高興遇上這位婆婆。

星期天的早上十一時許,油麻地還不算有很多人,走出地鐵站,經過一個勉強叫休憩公園的地方,有些街坊在閑坐著;後街有一間正在準備開市的食肆,那裡的貓兒如常的兇惡,只向途人張牙舞爪;接著走過一個未出售的樓盤,有條沒有神氣的黑狗被拴在一角;等過馬路的時候,街角一間賣鞋子的店舖,賣的都是些便宜貨,看舖的是一個老伯,聽著舊日的小調;又經過一個較大的休憩公園,有一位鳳姐跟兩個老伯搭訕,很投契似的;過了新填地街再往前走,就是油麻地天主教小學。每個星期天我也來這裡聽道理,我在學路加福音,可是我不夠用心,做得不好。關神父說得對,天國不在別處,就在我們心中,若我們對其他人都能夠有多一點愛心,人世間就當少一點紛爭,每一個人間的地方也可以是天國。對,我所做的實在太少太少。

聽完道理,去找一位我想見的朋友,見這位朋友好好的,我就開心了。

沒記性

魔岩唱片製作的《唐朝》樂隊錄影專輯裡,張炬和他女朋友依偎在一起,他女朋友說:「我從來沒有想過靠他,有沒有他,我都有我的生活態度。」張炬有點不高興的說:「啊?啊?」

相愛的人別逞強,誰知道愛人何時會離去。原文在這裡

張炬在 1995 年 5 月 12 日因車禍離世,那時他才 25 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