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節隨想

請容許我起這樣的一個題目,雖然不很貼切,但這是 miss li 一時間說出來的,那就用它吧,反正我又沒有想到別的題目,而這題目和我要說的事情中所有的落差也是有趣的。

星期四晚,房間電話作響,我慣常接電話會先說,hello hello,若對方是 miss li,她定必會說,你知道你的 hello hello 很令人嘔心嗎?可是有時候,若我漏了說 hello hello,她又會問我為什麼不說 hello hello?你知道「女人都是難服侍的」。我忘了今晚我有沒有跟 miss li 打這暗號,但我們卻不知不覺說起這幾年的復活節。

我跟 miss li 相識 3 年,今年已是第四年復活節假,可 miss li 早有節目,就是到西貢 4 日 3 夜露營。本來我預留了一天復活節假給她的,但既然如此,她就不好說怎約我也約不到,根本是她自己忙。第一年的復活節假,我原來是跟 miss li 一起過的,那時候我還不很認識 miss li,只是我們都參加了一個 theatre workshop,復活節假期,要到上環文娛中心搞個「裝置」,我們所做的裝置只是將一些東西堆在一起,不美觀也沒啥深度。

之後一年,我們成為了要好的朋友,因為 miss li 要準備在暑假到 calcutta 做服務,所以聯絡了在香港的仁愛傳教修女會,於是我就跟著 miss li 到修女會做服務。當時,還叫了黃生 (讀學生的生) 一道來,他也是教友,於是我們各自進行了幾個月服務。中間剛好經過復活節,我便跟 miss li 參加了一堂由陳日君主教主持的彌撒,那時陳日君還是副主教,有多一點時間,每早 7 時都會來到修女會主持彌撒,主教很喜歡小孩,而小孩子也特別喜歡擁著主教。(修女會主要是收留一些無家可歸的男女,又給路宿者派飯,也為新移民小孩開補習班,我們也就是做補習班導師。) 當日完了彌撒,主教就開車帶那些小孩去游泳。

然後是上年,2003年,不用我多說,你們也知道發生什麼事,一場沙士,我記不清楚復活節假我幹了什麼,大概是躲在家裡吧。而 miss li 就去了新加坡,找一個她在網上認識的「情人」。不要驚訝,這沒有什麼大不了。

miss li 和我的「隨想」就這樣完結了,只是我們都想,為什麼我們記得復活節的事情更甚於聖誕節呢?

後記

其實並沒有什麼隨想,只是回想而已,可 miss li 時常會說一些叫我莫名其妙的中文。基本上她沒有說對過一個四字詞或一句諺語,我也因為把她的錯誤糾正得太多,而叫她發嗔。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