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事一則

當他告訴我看過我的網頁時,我著實驚訝,他與我是多不相干的人哪,怎會知道我寫網頁?他還說我寫的傷感、憂愁,因為我寫了自己喝酒。他所說的是我去年夏天鬧著玩寫下的一個簡陋網頁,自從在這裡寫東西以後,我已沒有更新那個網頁了。接著我跟他說,其實我不大可以喝酒,因為我會皮膚敏感,喝一支 275 ml 啤酒已經是極限了,即是足以叫我「周身痕」。平時別人總是不相信,可他卻跟我說他也有類似的問題,就是吃海鮮會皮膚敏感。他說這其實是脾臟有問題,不過他看過中醫後,現在調理好了。於是我們又說起那裡的中醫師有口碑,我還介紹了一個鐵打師父給他,因他的腳患拖了兩年也不見好。最後,我因為有公事在身,不能再跟他閒扯下去,就要飛快地走了。

不知怎的,我覺得這種閒話家常滿有趣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