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得叫人熔化了

不能,我不能,我不能在三十幾度的氣溫下,跑到旺角去,我不能在室外逗留超過十分鐘。

這叫我想起阿新曾這樣寫過 2001年的夏天:「呢幾日都好熱,熱到企響度都出晒汗,有時會諗,會唔會世界末日呢?冬天唔似冬天,夏天就好熱,你試諗下!如果一個人係紫外線指數係 13 的時候等車,冇瓦遮頭,你會點做?世界真係末日啦!
呢一刻我相信世界末日,我信明天就會死,過得一日得一日,每日我得廿四小時生命,你幻想下,你會點做?你要每天毫無保留地生活,要完成所有工作,要將金錢散盡,食得飽,訓得夠,愛一個人,每天要盡情地愛,不要許下承諾恨一個人,每天置他於死地,這樣就能享受每一天啦!」

阿新就是阿新,說話寫東西演戲工作都一樣直接,很有自己的 character,可我跟他並不稔熟,而且很久沒有見過他了。當年他寫下了這樣的感想,叫我敬佩不已,我自問沒法寫出這樣的東西,因為這就是阿新,而我是我。

那時候的阿新,在台上扮思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