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三天龜苓膏

星期五,一起床,就感到喉嚨打了結,感冒菌來襲,癥狀:喉嚨腫脹,說話吃力,吞口水時會喉嚨痛,頭痛,鼻塞,沒精打采。田表兄叫我去吃龜苓膏,於是我星期五六日分別去了鴻福堂、許留山和同治堂,一連吃了三天龜苓膏,可是仍不見好轉。今天看了樓下西醫,吃過西藥也不見得好。今天媽媽煮了苦瓜,食療:清熱下火。

後記

鴻福堂的龜苓膏最貴,29 元,但最好吃。許留山的龜苓膏最便宜,25 元,但最不像樣。同治堂的龜苓膏價值 28 元,味道和口感跟鴻福堂的不相上下,唯鴻福堂用來佐吃降苦的是蜜糖,而同治堂用的是糖水。

farm’s week_issue no. 01: 田鼠表兄又 man 又 smart

cover photo:田鼠表兄從泥土中鑽出頭來,舉起 v 字勝利手勢,樣子得意極了!

封面設計:田鼠表兄

美術設計、訪問 & 攝影:黑超兔

編緝:puppy fifi

翻譯:miss sheep

製作總監:mr cowcow

午夜時分

miss li 在星期天回來了。

晚上11時許收到 miss li 的電話,我問:「你還在印度嗎?」她說她在機場等行李…噢,她已身在香港啦。我忍不住驚叫:「嘩,你終於回來了!我有很多事情要告訴你呢!」是的,每次 miss li 不在香港的時候,總是有很多事情發生,慶幸這回的事情我還算應付得了。

她一來就問:「你拍拖嗎?」我笑呵呵說:「才不是呢!」她說:「那你為何這麼 sweet 呢?」我說:「哈,你不知道嗎?我對你才會這麼 sweet 的。」只有 miss li 才會讓我這般胡扯,所以囉…

miss li 剛回來的第二天,一早就要上班去了。

農場革命小組

成員包括:miss sheep、田鼠表兄、puppy fifi (小飛飛) 和黑超兔。

報告:

1) miss sheep 投訴電話機壞了,因她只收到 mr cowcow 和 sheep mum 的電話。(革命勉強中…)

2) 田鼠表兄埋首搞大陸自由行生意,無暇參與革命活動。

3) puppy fifi 狀態大勇,革命成功,指日可待。

4) 黑超兔在過度期裡,心情有點兒鬱悶。

後記

多得農場主人 mr cowcow 的鞭策,才有今日的黑超兔,以後黑超兔會盡忠職守,不再躲懶,好報答農場主人的大恩大德。

星期天唱 k 誌

很難約,很難得約到 mr JT。

這個星期天,天氣好得不得了。陽光很猛烈,曬在身上,感覺熨熱,可夏日的微風又是多麼的柔和。置身在彌敦道,途人車子店舖建築物都變得很耀眼,人彷彿在夢中。

擦著汗水,可不一會又淌下來,似乎沒有一刻暫停的意思。我一邊往前走,一邊等 mr JT。他乘坐 112 路過海巴士*,快要到來的時候,我正好竄進了附近的商務印書館。我走到書館地下的一角看書,看罷書才發現手提電話的接收顯示是零格,於是我趕快走回地面,打電話給 mr JT。怎料,他驀地出現在我背後,嚇了我一跳。

上完道理班,肚子餓得很,因為早上只在麥記買了一杯細裝可樂 (價值 6塊半,很貴…) 充當早餐。於是我嚷著要吃東西,不過沿途經過信和中心,又禁不住要進去 “朝聖"。我買了 my little airport 的 “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mr JT 則買了兩套動畫的 sound track。接著,我又嚷著要吃東西,可是 mr JT 已經吃過了。我們隨便挑了一間門口擺放著很多一排排紅色包裝公仔麵的餐廳,我叫了腿蛋麵和凍奶茶,吃的很滿足,mr JT 就叫了凍華田,餐牌寫明,若沒有任何惠顧,即收費三十 (嘩,我都係第一次見咋)。

接著,我要 mr JT 和我去唱 k,噢,miss li 不在香港,所以很久沒有機會唱 k了。mr JT 本來並不打算唱 k,因為早幾天他才去了一次,而且他的喉嚨又不太舒服,可是他還是陪了我去唱 k,噯!他這人真好…。mr JT 的歌喉好得很,在他的面前,我的歌聲顯得極之幼稚,於是我點了很少歌,mr JT 就 “被逼" 唱了很多首歌…唉,我怎好意思獻醜呢。然而只聽他唱,也夠開心了。

*註:我實在不曉得蘇屋在那裡。

後記

這樣的夏天才夠美麗。

to JT: 我不懂得的事情多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