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出的一道 IQ 題

十六個吊桶七上八落,餘下的一個吊桶在哪兒?

廣告

now playing: “反高潮" from 我的快樂時代 — 陳奕迅

這是一首 JT 唱的很動聽的歌。

星期天唱 k 誌

很難約,很難得約到 mr JT。

這個星期天,天氣好得不得了。陽光很猛烈,曬在身上,感覺熨熱,可夏日的微風又是多麼的柔和。置身在彌敦道,途人車子店舖建築物都變得很耀眼,人彷彿在夢中。

擦著汗水,可不一會又淌下來,似乎沒有一刻暫停的意思。我一邊往前走,一邊等 mr JT。他乘坐 112 路過海巴士*,快要到來的時候,我正好竄進了附近的商務印書館。我走到書館地下的一角看書,看罷書才發現手提電話的接收顯示是零格,於是我趕快走回地面,打電話給 mr JT。怎料,他驀地出現在我背後,嚇了我一跳。

上完道理班,肚子餓得很,因為早上只在麥記買了一杯細裝可樂 (價值 6塊半,很貴…) 充當早餐。於是我嚷著要吃東西,不過沿途經過信和中心,又禁不住要進去 “朝聖"。我買了 my little airport 的 “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mr JT 則買了兩套動畫的 sound track。接著,我又嚷著要吃東西,可是 mr JT 已經吃過了。我們隨便挑了一間門口擺放著很多一排排紅色包裝公仔麵的餐廳,我叫了腿蛋麵和凍奶茶,吃的很滿足,mr JT 就叫了凍華田,餐牌寫明,若沒有任何惠顧,即收費三十 (嘩,我都係第一次見咋)。

接著,我要 mr JT 和我去唱 k,噢,miss li 不在香港,所以很久沒有機會唱 k了。mr JT 本來並不打算唱 k,因為早幾天他才去了一次,而且他的喉嚨又不太舒服,可是他還是陪了我去唱 k,噯!他這人真好…。mr JT 的歌喉好得很,在他的面前,我的歌聲顯得極之幼稚,於是我點了很少歌,mr JT 就 “被逼" 唱了很多首歌…唉,我怎好意思獻醜呢。然而只聽他唱,也夠開心了。

*註:我實在不曉得蘇屋在那裡。

後記

這樣的夏天才夠美麗。

to JT: 我不懂得的事情多著呢!

嘩!

收到 miss li 留言,勁開心,好鬼 miss 佢!

miss sheep 再無近視同散光啦!

JT 去學人學普通話呀!

我過了 fake 人 fake 己的一天!

黃生 (讀誕生的生) 話我會 loop 喎,我話今次一定唔會!

忍唔住o係 email 度爆粗,不過粗極有限!(只有小飛飛先知道…)

同 ko san 講無聊野,正到爆炸!

“…凡 kidult 都有兩個 kidneys,同埋鍾意 kidding。講完!"

給小飛飛蓋 5 隻大白兔

話說小飛飛每天也會替車站旁的婆婆買薑花。這天,她發現口袋裡除卻一個五元硬幣,並沒有其他零錢,反正如此,買了薑花後,她就叫婆婆不用找錢了。可是婆婆不肯,就拿了其餘的薑花給她。小飛飛接過薑花,回到辦公室把薑花派了給其他同事。

又話說小飛飛的媽媽跟小飛飛一樣的好心腸,有一次她行經一個地方,看見一個阿婆在擺賣雜貨,飛媽於是要了一把梳子,怎料梳子只值五毛錢。於是飛媽給阿婆一塊錢,說不用找續了,可是阿婆不肯,堅決要多給飛媽一把梳子。據小飛飛說,這兩把梳子一直放著沒用。

小飛飛說,若老了,沒有工作能力,她寧可在街邊賣薑花,因為她相信那時候,還會有像她一樣的有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