卒之有覺好訓咯

小白姐姐放假,什麼都要自己來喇。第一天,我趕不上進度,老細仍然很寬容地代我畫兩版,當然,他之後有向我訓話,說我的速度太慢。這天,我難受得很,很灰,雖未至於要哭,可我就想為什麼我做不到,我坐 van 仔回家時一直想,如何才可以做到,如何才可以快一點。

第二天,我只需要編一版,所以即使我仍未達到所需的速度,勉強也自己畫了版。當然,我畫得不好 (相片和文章預算的位並不準確),老細即鬧啦,但也好,起碼我知道我畫錯什麼,有機會改進。

第三天 (昨天),我預早了時間畫版,最後,總算完成兩個似樣的版,老細都叫做收貨。但我知我的速度還未夠快,所以老細訓話:「今天畫版算 okay,不過改文起題仍然慢。」你不知道,我已經好開心,所以我會繼續努力。

我一天裡跟老細說得最多的幾句是,「係。」「好。」「明。」「知。」「得。」

後記

第一天的遭遇,真的叫我睡不好,可是我這個人,緊張是會緊張,不過工作壓力又不會埋到身,都算是種恩賜。

日短夜長了

秋風刮得起勁,六時許,天色已漸黑了。這叫我想起一年前,有一天下班,是傍晚時份,天色灰灰的,街燈都亮了,我跟 miss sheep 一塊兒走。我拿著照相機,miss sheep 一邊往停車場走,我一邊拍照。這是一條斜路,風很大,miss sheep 走路走得很急,她本來不想讓我拍的,可是也拿我沒辦法,唯有隨得我。

那個時候,我大多不想一下班就回家,所以就看那天 miss sheep 要去什麼地方,若她不回家,我就跟她車,去什麼地方也好。而那一天,miss sheep 正好去中環接 mr cowcow。在車上,我仍然拍個不停。到了中環,mr cowcow 還沒有下班,於是 miss sheep 在路邊找個位置泊好車,我就跟 miss sheep 坐在車裡聊,談話的內容我已經記不清楚了,不過我跟 miss sheep 基本上是無所不談的。因為她讓我覺得很 secure,所以我會很放心,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後來,mr cowcow 終於下班了,我還幫 miss sheep and mr cowcow 倆拍了合照。

近幾個月,都很少跟 miss sheep 車了,因為大家都很忙。現在,更是沒有機會了。

告訴你一個秘密,以前 miss sheep 開車,有時候遇上別的車突然切線,或者有大巴逼過來,是會驚叫的,開車開得像打電子遊戲般 。不過現在她的駕車技術已經遠比以前純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