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發夢

在報館的洗手間裡,我碰上多年沒見的大學同學吳安娜,知道她的人自然知道她是誰。

我不禁一把捉住她的手臂說:「我做野做得好辛苦。」

那情形猶如在陰曹地府中,一隻孤魂,見到熟悉的人,無論如何都要把自己的苦水盡吐一樣。

怎料,她反過來說:「我做野都做得好辛苦。」

然後,她和她的朋友一同離開了洗手間。

而我就夢醒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