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大事回顧

(排名不分先後)

1) 認識了JT,多了一個抵鍚朋友

2) 觸個兒去了西安,四圍玩好快活

3) 參加慕道班 (去了退修避靜 camp),未試過咁平靜

4) 萌生 Cow + Sheep 意念,不切實際但自我滿足

5) 見證 Big Snake 結婚,未見過,原來註冊咁趕

6) 轉了工,搵到鍾意既工作

7) 失去一個朋友,無奈

這一年平隱過度:

i have to thank my family and friends. and thanks God.

廣告

那夜我們碰上了

午夜1時多,下班後我乘坐小巴從 quarry bay 到旺角,然後我轉乘駛往上水的小巴回家。今天很幸運,沒有排長龍 (若排長龍,一般要等上半小時),你不要奇怪為何這麼晚,還有這麼多人,別忘記這裡叫旺角……

再幸運不過的是,我是這程小巴的最後一個乘客,所以我剛上車,車子就開出了。

還未坐下,我就發現空位旁的人不是別人,而是多年沒見也沒有聯絡的熟人。外表看來,他沒有太大的變化,我還喊出他的全名。嘿……是挺令人討厭的,可這是我的喜好。

車上,談了很多東西,他說他學會了酌酒,而且頗喜歡飲酒,還介紹我不同種類的酒的味道。我說,我不大能夠酌酒,因會皮膚敏感。

這些年他作了許多事,選過議員,搞過街頭運動,現在於一間社會機構當助理。

我問他,04年有什麼事情特別不開心,他說,他跟女朋友分手了。

我又問他,04年有什麼事情特別開心,他說,他做了一連 10 集的電台節目。

我再問他,05年有什麼最想做的事情,他說,他想讀大學。

後記

希望他的心願都能達成。

生於冬天不就一定喜歡冬天

天氣寒冷,我脆弱的鼻子就會受不了,每隔一會兒,就會不受控地打噴嚏,而我只好整天都在包雲吞。在不打噴嚏的時候,鼻子就會塞住,叫我呼吸困難,有時眼睛還會痕癢起來,都咪話唔辛苦。

冬天,特別容易患上傷風,幾乎天氣一轉凍,我就要患上傷風,這猶如風濕腳在翻風落雨就必然會疼痛一樣,所以我無法喜歡上冬天,這個令我的鼻子甚為難受的季節。

時間無多

今天我正式做了 3 個月,即試用期滿。

但我將過檔事宜一拖再拖,而不幸地,還選了今天來跟我的老細 “江湖大佬" 說,我要過檔做記者。

由於採訪部阿 Head 早在兩星期前,就跟我老細提過此事,所以當我和盤托出的時候,他未算好震驚,只是問我是否去意已決。我答是的。

老細跟我說,由於我過了試用期,需要多留一個月才可放人,而且編輯部請人也要時間。我無奈,只好說我會跟記者那邊講。然而別人是期望我 1 月中到任的。

更無奈,此事一波三折,老細被編輯部 Head (franc franc 姐,這名字是我跟小飛飛一塊改的,話說某天,我和小飛飛在又一城 franc franc 碰到她,於是我們就給她 franc franc 姐的外號)罵了一頓,他謂:「俾人噴到一面屁。」他對我說,若編輯部請不到人,我是走不了,除非我辭職 ,而實際上,他們並沒有任何請人行動。

我問未來老細,不如我辭職,那就可以促成這事,可是她不許,因她不想把兩部門關係弄得更僵。事關之前已有一個女仔這樣過檔,兩部門已有嫌隙。她期望有再商量的餘地。

後記

正如田表兄所言,沒有江湖大佬帶我入行,我就沒有今日過檔的機會,所以我會好由衷咁多謝佢。

聖家堂主保瞻禮

這個早上在火車站月臺碰上了黃浩輝,一個跟我在同一天出生的中學同學。他告訴我,他甚少乘火車,因他上班只會乘 70x 公車,而今天他不用上班。我跟他11月才通過電話,那時他正在工作,於是沒一會兒就掛線了。但我也想不到會在12月的時候碰到他。

車上,我們各自交換了近況,他仍然在三色台做助理編導。

他一開口,就問我有沒有看天涯俠醫,因他有份參與。我說我不能看,因為我那時候正在工作。我也不甘後人,問他有沒有看報紙,怎料,他說他幾乎不看報紙的。

他告訴了我一些中學同學的近況,譬如誰考進了入境處當督察,誰人結婚了,或某某快要結婚等等,我對這些一無所知,也興趣不大。

他還說了一句話,教我很深刻,他說,既然選擇了這工作,物質要求盡量少便成了。

今天早上,其實是要到彩虹的聖家堂參加主保瞻禮,是莎拉叫我參加的。彌撒由陳日君主教主持,之後還有聚餐,食物不算很好吃,不過聚餐期間有遊戲玩,也是挺開心的,我得到一個熊仔鎖匙扣。

聚餐完畢,我跟莎拉從彩虹步行到寺蓮靜院,這個院子很清靜,感覺很舒服,我之前還以為這裡是閒人免進的。

merry christmas

星期六,是12月25日,法定公眾假期。

這假日對我來說,不特別可貴,因我每星期都在這天放例假。然而今天跟往常的星期六有點不同,我沒有把這天當作休息日,而相約了 dress 和小飛飛到朗豪坊 UA看《功夫》。

「日入而作,日出而息」的我很難早起,結果一如所料的遲到了。幸好,我們約早了點,才沒有耽誤看戲的時間。

為了應節,我們看戲後,去了尖沙咀的星加坡餐廳吃聖誕下午茶餐。這裡有典型的聖誕佈置,如聖誕樹、閃閃毛毛蟲等,昏暗光線襯托下忽明忽暗的小燈串,頗有聖誕氣氛。

這裡的茶餐很便宜,在 20 塊錢上下,我們叫了星洲炒米、牛柳絲炒意和星洲春卷。星洲炒米最好吃,牛柳絲炒意則有點太油膩,另外,不要以為星洲春卷就有星洲口味,其實和一般春卷無異。

話說跟 dress 有半年沒見面了,真的不知不覺,若不是小飛飛說要拿 5 月尾去雲南買的手信給 dress,也不知原來我們已有半年沒見面。而 dress 來年便會完成她的碩士課程了,但我總覺得她才開始了這課程不久似的。

吃著吃著,我們說了很多從前的事,都是各自中學時代或更小時候的事。間中或說了一些大學同學的近況,但我都不記得了……

後記

今晚姐姐和媽找我上館子吃晚飯,於是我們 6 時多便分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