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裡長出花朵

這夜,完成手上的工作,堂哥 (中學同學) 過來問我,什麼時候走喇?

我突然有種很歉疚的感覺,沒差點兒掉下眼淚。

我一向都很喜歡堂哥,因為他人很好,又好玩,一點也不世故,而且滿有童真,有一種叫人很放心的感覺,說他像一個要好的中學同學準沒錯。

我說,我也不知道呢。

他說,其實他們可以處理得成熟點,要是不想放人,那未 reject 囉,沒必要「一面又要俾個女嫁出去,一面又深深不憤」。

我說,他們很生氣呢,以致有些原因想說也沒有機會說出來。但他們生氣我也理解,誰也會嬲。

他話題一轉道,什麼時候請吃宵夜呀?好啦,快要發薪水,就在發薪水之後啦。

我說,好呀。

後記

本來這幾天都悶悶不樂,但和堂哥傾訴之後,就好多了。不過我打從心裡覺得對不起他,好像我來編輯部是一場欺騙,而我更不捨得編輯部的好人好事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