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底經驗

今早彌撒,范神父問上星期有沒有什麼高山經驗。我心裡想,高山經驗就無喇,相反,谷底經驗就有。話說,上星期日,天氣突然轉冷,我好不幸病倒,聲帶發炎至失聲,請了兩天病假,可惜直至要上班時仍然未完全康復,未真正開到聲。可是我的工作,說話佔了很大部分,結果我只有頂硬上,效果可想而知。

puppy fifi,星期六見了你真好,但真的吃得很飽。希望你執完10劑之後,健康會好 d 啦!

你們都知道,我很容易食滯啦,不過今次無事。

oh, dear sheep,多謝你百忙中都覆我電話,你的聲音真叫人懷念呢!very miss u~

田表兄,我明白你對我的鞭策,但有些事情實在難料,希望你也能了解。

yeah, zero 小姐,你沒事吧,但願遲陣子你的問題可以解決,心情可以好轉過來。

hey hey, JT, where are you? …很想念你呢。

好與壞

今天怎樣,跟過去有因果關係嗎?

有位先生,讀過大學 (他口中說是三流大學),1983年畢業,讀的是計劃統計,我不曉得是怎樣的一門專業,好像跟社會主義有關的。到了1985,改革開放,這門專業變得沒啥用,他如是說。

這位先生後來當過秘書,在人民政府工作,權力挺大,有一間獨立的辦公室。不過,他有一個想法,沒有原因的,很想去一個很遠的地方,對,很想。

後來,他如願以償,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但他不再有過往的權力,和過往令人羡慕的職位。

但是,他認為,不能就此說現在比過去差,人生哲學不能夠只用好與壞來概括,這樣太簡化了。他習慣不去回望,反正都過去了,那為什麼不向前看?將現在和過去比較又何苦?

後記

什麼叫激情?在這位先生身上,我看得到了。

無貨

miss li 從柬埔寨回來了,於是我們奢侈地談了一個很長氣的電話。

說起劉細良,miss li 說他無論做雜誌、電台、寫書,來來去去都是那些題目內容,開始叫人生厭。

但我想,在香港,人要趁紅,攫得幾多得幾多,可能我沒啥自信罷。又或者香港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機會就如行駛中的火車的窗外風景,轉瞬即逝。

我都想,劉細良不要再頻頻曝光,但這又是我自討苦吃。之前很少會錯過他的電台節目,及後追看他寫的書,他做的雜誌。如此,想吃得消都難。

時勢是這樣,劉先生還未到可以把自己收藏起來,然後寫寫文章的地步。

雖然如此,我仍然喜歡劉先生。

徵 story

請各方好友出力支持,如有發現任何新奇兼新開零售商店、食店、玩意等等,要夠中產,歡迎報料。

尤其是田表兄,農場裡數你就最中產啦,請多多關照。

謝謝儂!

尋找情人節小禮物

昨天的工作是尋找情人節小禮物,前天傍晚接到 order,便四出打電話給正在拍拖的朋友,結果沒有什麼答案。

田表兄提議的 L.S collection 太高檔,我姐姐提議的 city’super 心形仙人掌其實不錯,可惜,昨天時間有限,跑完金百利、東角站和銅鑼灣地帶,已達返工司指定時間。

始終…力不到,不為財。可是,撲了整天,最後只是做圖輯–幾張圖片加幾句 captions。

okay,不打緊。

後記

thanks for JT’s warm message. really so warm wor!

1月27日吃火鍋

時間:凌晨 3 時許

地點:銅鑼灣某火鍋店,名字我忘了

人物:daniel, cat, janet, kendy, teresa, joseph, 安少, 堂哥, michael, marco, 小白, rocky, 柏翹, 我

阿儀從堂哥手上接過10年金牌,笑到見牙唔見眼。

後記

這一餐之後,我就快要離開編輯部了,可惜,江湖大佬沒空沒有來。

年卅十晚

很早收到 miss li 電話……很早,但我沒有看鐘,不知道實際上是幾點。她告訴我,已執好行李包,上午 4 時 30 分會乘坐巴士到機場。她說,這車會經過黃埔、旺角等好些地方,需要個半小時才到機場。我的睡意很濃,應了她幾聲,便說我要睡了,連一句一路順風也沒說。也罷……miss li 一年起碼去兩趟旅行,我都習以為常了。

很好,今天不用上班。於是急不及待約人,約小飛飛。想想,都有1個月沒見,上次見面就是聖誕節。奇怪,我們只會在大時大節聚頭。聊聊,就一句鐘。我們什麼時候才可一塊看戲呢?

在家吃晚飯,幾個月來都未試過這麼悠閒地吃飯,可以看看電視。

話說 miss sheep 最愛看的皆大歡笑都播完了,現在做的甜酸爺爺,我都不大感興趣,可能少了 sheep 的出力推介。聽田表兄講,sheep 已經去了森林打工,而田表兄要做 acting 呢,辛苦晒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