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奈

以為很快會好起來,怎知今天我的手腳仍然會時不時癢起來。

我想是我的抵抗力弱才會這樣。

有人說用片糖煲水沖涼會好。你又有什麼妙法?

廣告

唔該早d

半夜三更,正要入睡,手肘開始癢,有出"風難" (風疹塊) 經驗的我心知不妙,怎料不消一陣子,痕癢迅速漫延至腳部,癢得不得了。

結果,夜 ma ma 要跑到急症室看病,幸好姐姐陪我一塊到北區醫院。打了針,腫塊漸的退去,取了藥回家,前後花了個多小時。

病了

話說昨天一睡醒就作嘔,吐了4次,吐到不能再吐。暈眩。

我還以為我可以上班去,結果坐火車到了沙田站,我還是很暈眩,我真怕我會暈倒在街上,於是我只得折返。

看了醫生,才知道我發燒。

退省

一連兩天的退省,學習到很多。認識了S君,跟他談了一陣子,叫我在思想上有些轉變,謝謝他這麼努力地跟我談和聽我說。

關神父這兩天的教導,打開了我的一些困惑,雖說不上有很大的幫助,但我知有些事我是要去行的。在信仰的路途上,不是光信,這是不足夠的。我重新認識祈禱,重新學習如何祈禱,學習記掛天主,學習行善。

天氣好冷,但天色很好。我的病也總算好轉了。

後記

代母病了,也半失聲,她說是給我傳染了,但其實這幾星期我們也沒有見過面呢…..我想是大概是我們傾電話惹的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