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樂花不再開

大約一年前,羊送了我家樂花。那花生命力很強,在科大時候生長得好,開了很多花,花是桃紅色的,也有粉紅色,好不漂亮。

今天,我把最後的花枝都拿掉了。那花的生命力的確很強,雖然老早就有枯萎的跡象,但花仍然撐著。

有時候,長痛不如短痛。

始終,好花不常開。

聽聽她們的軼事

OA,即office assistant,中文叫辦公室助理,工作從來是優哉游哉,最教人羨慕。在繁忙的辦公室裡,OA仍然可以很空閒,無責任一身輕的。

今天 OA 無事幹,就跟我談起我之前幾手的事情,之前兩個秘書都做唔長,只做了兩個多月就走了。聞說,我阿姐鬧人鬧得好厲害,這兩位前任都曾被鬧喊。OA 說我走運,因事後阿姐給阿哥責備,話佢鬧走晒 d 人,於是乎,阿姐收歛左好多。

又聞說,上一手好不幸,乞阿姐憎,結果成日俾佢鬧,而且是無理的多。

我真的走運嗎?if so, 我可不可以現在就有offer,離開這個地方?

星期二之約

剛好,小飛飛的電話來得剛好。

我才到達中環地鐵站,小飛飛來電,是一陣興高采烈的語氣,為的是昨天在 page one 看過想買的書,在商務打了個 5 折 (…可我還以為小飛飛有 offer,無法,這陣子大家都忙著搵工)。我沒半點猶豫,只趕快乘地鐵到尖沙咀與她會合。

最後,小飛飛買了中英文書各兩本,其中一本是鍾尚志的《刀下留人》,作者就是那個棄醫學院院長之名,遠赴新畿內亞行醫的教授。

在沙嗲王吃晚飯,沙嗲牛肉金邊粉很好吃,白咖哩原來都幾辣架。

後記

本來擬的題目是星期一之約,但後來我發覺搞錯了,因為佛誕補假的關係,今天已經是星期二了。

順帶一提,上年這個時候,我正在西安遊玩。

這麼就一年了,怪不得某種危機感會不時浮現……

夏天的氣息

很熱很熱,是叫人感覺無力的熱。

今天穿著白色麗記 t-shirt,很有回復自我的味道,奈何要跑到老遠的上環,參加一場投考 EOII 的筆試。東華三院和中文大學合作搞社區學院,是故要大量招聘。多虧小飛飛,我才知道這事,可我想這麼多人投考,"中標"的機會到底有多少?三個小時筆試後,我問在場的負責人,什麼時候會安排面試?她說,因為應徵的人多,約一個月後才會安排面試。

這情況似曾相識,話說我 4 月底見了另一份工,我問什麼時候有 second in?面試官說 5 月中會有消息。我心想,如果等你開飯就死得。

之後,我去了銅鑼灣,熱騰騰兼人頭湧湧。到了樂文書店,買了由大塊文化出版的 “The Little Star Dweller“,前後想了不足一分鐘。買書的衝動,一時很難說明,買了開心就是了。問了店員哥哥,旺角樂文何時清貨完畢?他告訴我,直至今個月底,而新店將開設在同一條街,田園書店樓上,我慶幸樂文終找到它新的落腳點。

後記

天氣很熱,頭很痛。

這麼熱,喝冰凍可樂最好不過。

終尋獲羊。黑超兔感到十分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