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沒有所謂

年少時,想做的事似乎都沒有太大的阻攔就給我做到了,當然不是什麼石破天驚的事,只是上大學,學這學那而已。

如今,想做的事並不如以前那麼垂手可得。

現在的工作算是自己想做的,可是卻有很多限制,人事鬥爭加上管理混亂,我不能確定我的工作、所屬的組別。誰願意長期當大打雜?又是那一句,人浮於事。其實,我沒有什麼大想頭,我只想做好我的工作。

後記

我現屬的組別叫 BUT (back-up team). we have BUG (back-up girl).

and we said we are 全體 BBQ. (意念來自東方 10 月某日娛樂版標題,意指燒你全家。)

in this case, 我們是被燒的一群。

廣告

now playing : “知己" from 野仔同樂會現場錄音 — wildchild

主唱:小胡@野仔

黑暗裏看不到光明
總是想放棄 心徬徨
不知怎麼樣 煩惱總會在身旁
不容易去解脫 我想有雙翅膀
飛到理想地方

我相信希望在前方
朋友知己在身旁
失敗跌倒我已習慣
一起實現那些理想

理想總那麼的遙遠
何時才能實現 一生中
能找到幾多好知己
沒有你不行 奮鬥的青年
夢想快實現 同前往

天曉得

過了兩星期,我知道我是不夠有效率的了,結果被攆出來。

工作開始了,想有始有終,不過能力不夠就是沒辦法。

今天派給我的新工作,又是不懂得的東西,我只能夠好好地去做吧。

巧遇田鼠表兄

星期天天氣很好,奇怪都已經十月份了,秋意是有一點點,但氣溫仍然維持近三十度。今天電影院的人特別多,原來大家除了看戲都沒事可幹。走進電影院旁的書店咖啡室,用我如 x-ray 般的眼睛搜索小飛飛,但卻找不到她的半個身影。

“…give me strength to overcome the fears,
give me dough to buy another beer…"

手提電話響起來,小飛飛說她在排隊買戲票。掛上電話後,我快速地走到售票處,我們終於會合了。接著大家一邊說著工作的二三事,一邊談論我們將要看的一齣戲。快要輪到我們的時候,小飛飛前面那個男的突然回過頭來說:「乜咁岩呀。」

…原來是大半年沒見面的田鼠表兄。

我說:「你肥左喎。」

田表兄不甘示弱:「你都肥左喎。」

大家其實沒什麼好說,我當然不忘介紹小飛飛讓他倆認識認識。

我說:「這是冷感小姐。」

田表兄悠長地說:「哦~」

小飛飛有點狐疑,我說:「他是大師。」

互說「久仰」之後,田表兄買罷戲票就匆忙地離去了。

後記

電影是《當年相戀意中人》,由 Bill Murray 擔綱演出,頗沉悶的,後來我們發現此片是由一獨立導演所拍的。加上我們只是兩個死靚妹 (相對於 Bill Murray 而言),很難會有共鳴。

小飛飛為此片下了有趣的註腳。click

to siu fei fei: oh, 他不是姓趙的。

now playing: “態度" from late summer of 1976 — 1976

活得太快樂會失去理想 活得太自由會沒有目標
我不要目標和理想 我只要快樂和自由

腦袋裡有太多的執著 執著太多會產生煩惱
煩惱慢慢糾纏在一起 纏著纏著我就會忘記

我還有心愛的人 一個搖滾樂隊 口袋裡還有一點錢
世界末日就是明天 這就是我的生活態度

用盡我全身的力氣 去唱去喊去找快樂
世界末日就是明天 這就是我的生活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