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怎麼樣的人,幹了不怎麼樣的事

本來台灣的某某說昨天會來香港,如是者我拿了一天假,打算今天要跟這位某某去玩玩。

上星期四收到某某的電郵,說星期一才來到香港,今天忽然變得很閒。

某某失約,而我又失了 zero 小姐的約。

中午才起床,下午落樓下逛,買些日常用品,吃點東西。

回家後,做了些庶務,洗了衣服,洗了風扇,就坐在電腦前打些什麼。

之前,腦子裡想著很多東西。

********

昨天,miss li 對著我大喊了三聲,too busy,too busy,too busy。

她是物質中產和精神中產。

當她忙完一頓之後,就是想買東西,十居其九都係貴野。一般的說法,是tum自己開心。

可悲的是,買了之後往往又會覺得浪費。(不覺得浪費者,基本上沒有可悲之處。)

她是我認識的人當中最 “charity",沒錯,是最 “charity"。

打從我們第一年認識開始,她每年都例必去做服務,對像有愛滋病人、麻瘋病人和瀕死病人。

服務多數是出賣勞力,而心裡更覺得充實。

zai lai yi ge 再來一個

黃沾話:人頭馬一開,好事自然來

我就話:壽包一開,好事自然來。

仲使問,又係大圍人食飯啦。

as always, we have much fun~

後記

老細係咁叫人飲酒,自己就 mime 嘴,仲好毒咁話,你都未出酒癱。

第二日我無出酒癱,薇就中左招返唔到工。

所謂忙碌這回事

忙是自己拿來的。明明死線在前,日復日地倒數日子,但就是無動於衷。

每每是臨急抱佛腳,呢次也不例外,不過又總是死唔去。

埋位啦!今日仲係 29 度呀

相中揮動著大杓子的人說,他這把年紀的人不會讓自己"醉"。

在嚴密的防守底下,結果是逼供失敗。

只問出契這個、契那個來,沒半點兒興味。

高手反過來問席間的人,他們又和盤托出。

男的說他們大把貨,於是乎咪「唔該,來多 set!」囉。

後記

am 410, time i bk home.

i’ve almost forgotten

hi, friends

do you remember CarrieAnne?

i saw one of our next next…hum si mui talked about CarrieAnne in her xanga. she’s still working in hkbu.

suddenly think why don’t we visit her some day?

among those, CarrieAnne is barely one of the teachers i like.

寫國產飛機

原來中國有自己造過飛機,這是 7、80 年代的事了,飛機叫運 10。可是運 10 飛不了多久就停飛了,當時的說法是沒有市場。後來中國跟別的國家合作造飛機,是沒有自主知識產權那一種。不過當合作展開了,別的國家卻以種種原因,將技術人員通通撤走,而且不惜毀約。說到底,還不是怕中國學了技術反超前。中國的損失不止於金錢,那些造飛機項目更要逼不得已終斷。

中國受到這樣的對待,我覺得有點難過。

中國的飛機工業一直沒有停過,目前已研製出擁自主知識產權的飛機 ARJ-21。ARJ-21 雖然只是小型飛機 (70 至 99 座),但在比人遲起步情況下,有如此成績已經很不簡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