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e almost forgotten

hi, friends

do you remember CarrieAnne?

i saw one of our next next…hum si mui talked about CarrieAnne in her xanga. she’s still working in hkbu.

suddenly think why don’t we visit her some day?

among those, CarrieAnne is barely one of the teachers i like.

廣告

4 thoughts on “

  1. 哈哈… 其實當年我見到果句「謝言」其實有 d 受之有愧, 因為如果冇左小飛飛十分之 fruitful 的資料搜集, 我都做唔到份功課啦!所以我應該回贈一句:「小飛飛,多謝你幫我做了大部份 CarrieAnne 功課的資料搜集!」 ^o^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