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國產飛機

原來中國有自己造過飛機,這是 7、80 年代的事了,飛機叫運 10。可是運 10 飛不了多久就停飛了,當時的說法是沒有市場。後來中國跟別的國家合作造飛機,是沒有自主知識產權那一種。不過當合作展開了,別的國家卻以種種原因,將技術人員通通撤走,而且不惜毀約。說到底,還不是怕中國學了技術反超前。中國的損失不止於金錢,那些造飛機項目更要逼不得已終斷。

中國受到這樣的對待,我覺得有點難過。

中國的飛機工業一直沒有停過,目前已研製出擁自主知識產權的飛機 ARJ-21。ARJ-21 雖然只是小型飛機 (70 至 99 座),但在比人遲起步情況下,有如此成績已經很不簡單了。

廣告

一切由拗柴開始

8 時 30 分已算是早起。

今天約了久違的 dress 跟小飛飛一塊打羽毛球,早上 10 時至 12 時在官涌。9 時 45 分到達佐敦地鐵站,維持未睡醒的狀態。

才打了 10 分鐘,我就告拗柴,明顯是未睡醒和熱身不足的結果。

一如既往,一路打,一路笑料百出。小飛飛成了界王,即經常打波出界,她又是"賴王",不時打出無法還擊的"賴"網波。而剛從西班牙回來的 dress 就給我們來了一堂簡易 spanish 速成課。

打完球,去飲茶,時間剛剛好。

然後,問題來了,"奶黃千層糕"是怎樣的?dress 不知道。

我和小飛飛各有表述。(有火藥味的)

小飛飛說是馬拉糕夾奶黃。

我說是叉燒包的白色包夾奶黃。

最後奶黃千層糕擺上,我輸了 。是馬拉糕。

小飛飛也不禁說是險勝。

但是吃下去才發現這奶黃千層糕夾的不是奶黃,是蛋黃!

呢 d 咪叫出人意表囉……

這餐茶很便宜,每位四十幾,食到飽飽。

接著,我和小飛飛去了看 NANA,哈哈,NANA is so cool!

之後又會合 dress,行呀行呀,由油麻地去到尖咀。好累好累。還有那隻拗柴腳,回家後要卒卒先得。

whatever, it’s an enjoyable day!

想吃鹹味的東西

因為不用往外跑,在辦公室工作,難免會吃零食。

想不到嚐甜嚐零食如我,竟有吃膩的一天……

近來吃了太多糖,現在只想吃些什麼鹹的東西。

……我大概要戒口了。

空歡喜

本來被抽中當陪審員並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很多人都想可免則免。早前收到陪審員傳票,要在 11 月 2 日要履行公民責任,可是明天沒有court case,我不用去抽籤,因此還可獲豁免兩年。然而我卻很希望當一次陪審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