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 oh oh oh
詞/曲:青峰

你在那窗口皺眉頭談地說天
我這裡脈搏連傷口都不好受
想著你說的和笑的會是哪些
在圖書館查不到的字眼

一則新聞是你的獨家畫面
我反覆播著模仿著那些細節
想著你走的停留的會是哪些
在地圖上隱姓埋名的街

這世界規律正常的表演
但每當我看到你 oh oh oh oh……
有些事跟著太陽轉了圈
你總在我視線焦距裡面
像是馬戲團小丑瘋了癲
沒人發現我停在繩索上面
也許我不應該這樣瞎了眼
no matter you are mary, helen or ginger something
you know, i cannot tell what i’m waiting for
alright, you’ll better hurry up tonight

你是我上帝我家人還是魔鬼
我靠著線索去生活甚至咳嗽
如果報紙沒消息讓我捕捉
就在一瞬間美夢成了空洞

一則新聞是你的獨家畫面
我反覆播著模仿著那些細節
am i a loser, or a winner within this game?
how can i be free having my cup of tea?
i should be ok, but i’m nok……

我夢見了羊

我在教堂裡跟你遇上。

你說,昨天幫別人當伴娘,今天就要結婚了。

可你卻不像是結婚的樣子,你穿得並不隆重,所穿的只是平時一貫端莊的服飾。

周圍的人似是來祈禱的,沒有半個像賓客。

而最重要的是,牛也不在你身邊。

但和你閒談,的確很開心。

多久沒見了?都有一年時間啦。

冷不防

明明早上還冷得要命,晚上又告和暖起來,這到底是什麼天氣?

我比平日多打了十數個乞嗤,我想說,是鼻感敏。

你相信也好,最好你猜疑。因我已習慣了。

尤其當我打罷數個乞嗤以後,總有人問:「你傷風?」

……

好在有你地

我不知怎說才好,每逢我們仨聚會,總是呻的多,而你通常是呻得最少的一個,我知道你也有你要面對的事情,你說得不錯,吃得鹹魚抵得渴,若抵不住了,就乾脆不幹好了。

然而有些時候,真是情非得已的。正如你的兩個月零十日。

我的毛病就是很容易只看見別人風光。

有些事情是要去經驗的,又如你所說的 “經一事,長一智",總不忘做人就是 “活到老,學到老"。

我想告訴你們,我越來越喜歡我的工作了,我覺得很高興呢,尤其是當我又大一歲的時候。這同時因為我遇上一班好同事。

Hey, 今個聖誕要一齊玩個痛快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