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不告白

思前想後,都總不知道要不要告白。

你去問甲,甲會說告白的壞處。

可能你會有一陣子克制也說不定~

問乙嗎?乙會說即使告白也沒有什麼損失。

但我知道你的為人,不告白你就是會囉囉孿。

所以每一次我都叫你 go ahead,反正有什麼後果也不用我去面對。

這不是免了你,也免了我的煩惱嗎?

阿門。

還要求什麼

12度,凍冰冰。

有個人返完工做完野,仲肯出來飲野吹水。

兼且陪我看齣不怎樣好看的戲。

都真係唔話得啦。

後記

齣戲叫做《遇人不淑》。

about family

“幸福的家庭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卻各有各的不幸。"

今天在一篇大陸報導看到這句,說得很中。

但離奇地,這報導並不是講家庭的。

差之毫厘

兩位都是林小姐。一個是林徽音,一個是林海音。

一間書店內竟然有兩本書名不同,但內容一樣,寫林徽音的書,我不禁和同事說起來。

但我忘了林小姐的名字,像是林徽音,又像是林徽因。

於是同事接了上來,是林徽音。

她驚訝為什麼還有這樣老餅的書放在當眼處售賣。

她說她不喜歡林徽音的多愁善感。

然後,我 quote 番書入面,林徽音的父親因戰事中槍,她隨即病倒的一件事蹟。

如是者,吹下吹下,我又講徐自摩,又講建築。

後來,同事加了一句,林徽音除左城南舊事,其他真係唔係好得。

,城南舊事?好像不是林徽音寫的。

當發現我們說的是兩個人時,自然是笑作一團啦。

後記

原來搭錯線都可以傾一大餐,仲要係有講有笑果隻。

冬夜吃飯趁熱坐

無聊的字句總是在無聊的時候出現。

星期五,是氣溫急劇下降的第一日,我找了小飛飛出來吃晚飯。

這種形勢,小飛飛提議去吃粥,我當然沒有異議。

粥端了上來,不消一陣子就 “瓊" 左,意謂唔識滾。畢竟個煲仔都只係做樣。

我們又叫了肥牛粉絲煲,情況同煲粥差唔多,不過就無 “瓊" 到。(dress,無錯,我地係食過番尋味)

吹了一會兒水,就被 “逼遷",於是埋單走人,到湯圓店吃糖水。

湯圓店坐無虛席,店員好不容易找了兩個門口位給我們。

門口正當風,我不禁打顫。

小飛飛不住環視,看看有沒有人埋單離開,好找個裡面一點的位置。

結果,和我們同桌的那個女生最早埋單,她的座位是靠牆的,小飛飛叫我坐進去,仲叫我 “趁熱坐" 咁話。

平時乘車等位最忌趁熱坐,估唔到……

但其實天氣咁凍,張凳係熱極有限。

幸好,不久又有人埋單啦,我們便走進 “裡面" 吃糖水和湯圓。

now playing: “其後" from black & blue — black & blue

當 candy lo 越來越 commercial 的時候,其實我最喜歡的還是她仍然在獨立樂隊時的這首歌。

今天有人對我說,廿七歲也要保持著十七歲的心境。

這人說我好去相信叱吒頒獎禮中,我最喜愛的 xxx 是全城 sms 投票選出,而不是電台造馬。

他嘲笑我天真和無 x。但是他的想法又何嘗不是 on x 和天真。

向前走了的人生,是無法抹煞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