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怨相報

上個星期陶傑在光明頂說起 “以直報怨",這是孔子拿來反諷道家的 “以德報怨"。

陶傑也說,倘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我也 buy 以直報怨,尤其在工作場所。

JT,我是喜歡劉細良的。Not 陶傑,dun be mistaken.

廣告

選擇堅強

說起心硬這個問題。

我想我們可以選擇堅強,而不是使自己心硬。

使自己心硬有時候其實比起心軟時受到傷害更痛苦。

這是一個雨下得挺大的晚上。

第 60 回

地點:法蘭克福某露天酒吧

人物:艾花凱力文 and 馬田

艾花凱力文喊:「死了就什麼都不能做了。」

她的樣子十分沮喪,本能地把酒瓶往嘴邊送。

與其說是喝酒,倒不如說是把酒灌進肚裡好了。

保鑣馬田突然一震,決心要好好保護這個原本十分討他厭的女人。

馬田知道艾花的故事。

一個前名醫院院長的女兒,父親被謀殺,未婚夫天馬賢三是疑兇。

她知道兇手不是天馬,但天馬為追殺兇手而離她而去,於是大受打擊。

艾花口口聲聲說,是天馬毀了她。其實,是執迷和任性毀了她。

如是者,她每天喝酒,喝酒,喝酒,直至爛醉如泥為止。

因為毫無幫助,現實從沒有改變,她只有越喝越多,越喝就越要喝。

最後,她選擇以自己的性命與別人交換,以重返昔日名醫院院長的女兒的歲月。

她穿著華麗,出席城內各大舞會,為的是要認出一個人,可是當她認出這個人,即任務完成,她就要給滅口。

她想,反正也被人追殺,她寧可死得風光一點。

然而她對生存仍留有一絲眷戀。

********

以為返回屬於自己的地方,卻發現自己原來從不屬於任何地方。

而我,也像馬田一樣的同情她。

後記

Monster 是一齣大部份人都嫌節奏慢的卡通,我卻一看了就欲罷不能,每逢星期六晚上 12 時 15 分,就乖乖坐在電視機前追看。

很想知道會有一個怎樣的結局,但又不想這麼快就看完。

公主的婚宴

忙著祝酒的 princess 給我回眸一笑。是天使的笑顏。

牛和羊為賓客精心準備的小禮物。

後記

從沒想過囍宴可以這樣精彩,真的辛苦晒啦。

很替牛和羊高興。

原來著涼了

以為是鼻感敏才打噴嚏,才不住地流鼻水。

點知成日都無停過,但如果係鼻感敏無奶油成日都唔停。

咁我無得唔認係冷親啦。但都過左立春啦,應該回暖至係。

點知原來仲有個立春黎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