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堂記

班上有一個漂亮男生,態度相當傲慢。

今天他問問題,我不明所以,小息時問他問了什麼。

第一次正面看他,發現及不上側面好看。

第一次和他說話,他沒有不禮貌,不過也不親切。

下課後 (630pm),我們還要 attend 一個講座,很悶很悶的。

散場後,我和五月談起剛才講座的問題。

這個漂亮男生驀地回過頭來搭訕,跟我們走在一起。

路上的街燈昏暗,雨後有點冷。我們仨說著說著,便到了火車站。

可恨的是,我往羅湖方向,他倆則往九龍。

後記

a little bit sweet ahh, cos that handsome guy took the initiative to talk to us.

though it’s me to talk to him first~hehe

五月是和我特別要好的同學。

送友人閑適

《山中問答》 李白

問余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閑,

桃花流水杳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

後記

謝謝你的勉勵,共勉之。

在那一方

我的一個中學同學,那天碰上了她 (JY),我煞是高興。

曾幾何時,我們好朋友得不得了。

她是個獅子座女生,很有主見。

同樣是火像星座,我們就是夾得來。

但因為她太有主見,不時令我有壓逼感。

人馬座的我,最怕是被人管囉。

那時候我自己打了一個比喻:

她喜歡雪碧,我喜歡可樂,但我沒可能因為她而喜歡雪碧。(係咪好 philosophical? 意謂難明 )

結果,這段友誼在她升上中六文科,我升上中六理科時便不了了之了。

然而,我們相見又怎會不相識呢。

如是者,我們一個勁兒地說著中學的事兒。煞是快慰。

是毫無保留的情感。

後記

我跟姐姐說起 JY。

姐姐說記得她是個近視很深的女生,那個時候還架著厚鏡片眼鏡。

我說,她現在戴隱形眼鏡呢,漂亮多了。

一天兩場

都是在九龍塘。

noon

zero 小姐有愛情煩惱,我幫不上忙。

她說,我從不做 judgement,但有些朋友狠狠地責備她。不過我總覺得有時候責備,也無濟於事。

我希望給她一些意見,都是前人的結果。但願她能早抽身,免得一拖再拖,誤了她自己。

evening

闊別了好一陣子的小飛飛和黃裙子。

小飛飛:很擔心你的腳患呢,但又 happy to know that you do learn something from your painful leg。希望你早日康復,然後再一起打球。

黃裙子:今天你說的很少,你說去旅行的地點改了又改,希望可以早日確定啦。吃飯時沒說,你穿的裙子很襯你呢!

from rabbit in black

About hopelessness

hopeless people is always hopeless.

whatever…

whenever…

wherever…

but those hopeless people are still doing the “things" to make themselves happy without feeling tired.

我的英文不好,意思是「那些無望的人仍然樂 “此" 不疲。」

this is their hopelessness. it’s really depressing because they can never recogn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