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playing: “i am the resurrection" from stone roses (1989) — the stone roses

戰利品

今天是油麻地家俱店 homeless 最後一天營業,據說是租約期滿,4 月會搬到尖沙咀的厚福街。

搬遷自不然會清貨,結果我掃了一部 lomo,it costs $102 after discount,換了是 page one 就要盛惠 2xx 大元啦。

沒錯,我的確有點沾沾自喜。

後記

多得方向日報副刊,我才知道 homeless 搬舖大減價。

那一個我

當我聽著搖滾音樂,單憑那份感動,我就知道「那個我」從來沒有離開過。

所以有些東西我是可以十分肯定的。

********

近來很喜愛沉厚和有 power 的女聲,中島美嘉是其一,還有日本樂團 love psychedelico 的 kumi 和台灣的楊乃文。

最後,其實搖滾也好,不是搖滾也好,只要好聽就是了。

上堂記

班上有一個漂亮男生,態度相當傲慢。

今天他問問題,我不明所以,小息時問他問了什麼。

第一次正面看他,發現及不上側面好看。

第一次和他說話,他沒有不禮貌,不過也不親切。

下課後 (630pm),我們還要 attend 一個講座,很悶很悶的。

散場後,我和五月談起剛才講座的問題。

這個漂亮男生驀地回過頭來搭訕,跟我們走在一起。

路上的街燈昏暗,雨後有點冷。我們仨說著說著,便到了火車站。

可恨的是,我往羅湖方向,他倆則往九龍。

後記

a little bit sweet ahh, cos that handsome guy took the initiative to talk to us.

though it’s me to talk to him first~hehe

五月是和我特別要好的同學。

送友人閑適

《山中問答》 李白

問余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閑,

桃花流水杳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

後記

謝謝你的勉勵,共勉之。

在那一方

我的一個中學同學,那天碰上了她 (JY),我煞是高興。

曾幾何時,我們好朋友得不得了。

她是個獅子座女生,很有主見。

同樣是火像星座,我們就是夾得來。

但因為她太有主見,不時令我有壓逼感。

人馬座的我,最怕是被人管囉。

那時候我自己打了一個比喻:

她喜歡雪碧,我喜歡可樂,但我沒可能因為她而喜歡雪碧。(係咪好 philosophical? 意謂難明 )

結果,這段友誼在她升上中六文科,我升上中六理科時便不了了之了。

然而,我們相見又怎會不相識呢。

如是者,我們一個勁兒地說著中學的事兒。煞是快慰。

是毫無保留的情感。

後記

我跟姐姐說起 JY。

姐姐說記得她是個近視很深的女生,那個時候還架著厚鏡片眼鏡。

我說,她現在戴隱形眼鏡呢,漂亮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