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playing: “至少還有你" from 熱.情音樂會 — 張國榮

JT, 返黎香港啦。

廣告

現實與想像的距離

想像得太美好,面對現實時,只會更殘酷。

今天的我比以前懂得看開多些,所以才可以往好處想。

“even though my dreams like bubbles flew up and burst in the air."

絕對不是自我安慰,因為從來不愛自欺欺人。

只是當想像破滅後,我能夠把現實看得不那麼遭。

就是如此而已,而我仍然是那不折不扣的悲觀胚子。

他其實沒那麼喜歡妳 (台灣譯本)

 相關連結

同事給我這本書,甚不能派上用場,因這本書最最最適合那些剛被甩掉的女人,而我,抱歉只能拈來當閒書看。

原裝英文書名叫 he’s just not that into you,這一句在書中出現起碼上百次。

寫書人通過回應大大小小的虛疑個案,來說明 he’s just not that into you 的道理。書中提及,不打電話、不願結婚、不想做愛、是有婦之夫、酗酒、失蹤等等都是 he’s just not that into you 的憑證,而受到如此對待的女士們最好清醒一點。

內容說不上很吸引,是那種花數個小時就可揭完的書。

但我想到,做人公平點好,如果換轉 she’s just not that into you 呢?情形又會怎樣?

然後我又想到,we’re just not that into each other,尤其是當人越大,越難投入感情。

失卻了年少時要嘛就豁出去的勇氣,我們心裡有數,時間並不容許。

換一個說法是,大家都不再那麼純粹。

很酷的一支樂隊 — 我所喜愛的1976

《為甚麼到北京錄音》– 轉載自壹球搖滾1976樂團電子報

決定到北京錄音以後,1976 遇到最多來自朋友的問題是「為甚麼要到北京錄音?」,一直以來,台灣;特別是台北,不正是兩岸三地最多、品質最高的流行音樂的生產地嗎?一直以來台北不是有兩岸三地設備最高檔,人才密度最集中的流行音樂工作環境?

原因只有一個,所以 1976 的回答也非常簡單,因為 Paul(顏仲坤)到北京工作了。Paul 是台灣首屈一指的錄音師,這些年來他一直是台北強力錄音室總錄音師,是我們所認識最欣賞的錄音師,耳朵很好,和我們一樣超愛 80 年代英倫搖滾 / 後叛克。他曾後製過侯孝賢導演、林強製作,在坎城影展得到最佳電影配樂的「千禧曼波」配樂、錄過竇唯的「黑夢」、「豔陽天」、陳珊妮的「後來我們都哭了」…等等。

很純粹由成本來考量的話,原本一個像 1976 這樣,原則上事事靠自己,一年從錄音著作中所產生的營業額大約只有一百萬台幣(毛利當然更是超低)的樂團,就算人在台北,和同在台北的 Paul 也不會交集的,畢竟 Paul 和強力錄音室的費用對我們來說,的確大於樂團整年的營業額太多了。但 2004 年,Fnac 贊助了一筆費用,讓 1976 到強力錄音室由 Paul 錄製一首單曲,在幾個小時愉快而且收穫良多、充滿驚奇的工作經驗中,我們就開始企劃著,把 1976 成軍第 10 年的第四張錄音室專輯,交由 Paul 錄音與製作。

在開工之前,Paul 就已經針對新專輯「耳機裡的新浪潮」的 Demo 帶,作了厚厚一本的紙上作業,看著他以整張專輯宏觀的觀點,去詳盡分析著我們每一首歌在專輯中的位置…這些經驗老實說我們沒有,會想起以前七手八腳的跟錄音師形容我們想要的聲音的模樣,76 團員跟錄音師也真的是辛苦了。

Paul 在 2005 年夏天,選擇離開台灣到北京發展,和張亞東合組製作公司。聽著他在北京幾個月的時間,錄製超女的李宇春跟張靚穎、也錄了「唐朝」、「超載」的新曲的經驗,很 Mix 也很 Match,北京的確是很多可能性,很有趣的城市。 1976 也因為 Paul,而在 2005 年底出發前往北京錄製「耳機裡的新浪潮」。

追劇

王子變青蛙大結局了。

雖然後期越來越不好看,但總算追看完了。

感覺像有一件幹了好久的事,如今完成了。有無比的舒暢。

電車男下星期也結局了,其實我只看了頭幾集,因為實在沒有追看的勁兒。

但我想我還是會看看結局的。

色慾都市終於播到最後一季啦,卻沒有最初的幾季好看。

不過在星期六無聊的夜晚,仍可姑且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