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酷的一支樂隊 — 我所喜愛的1976

《為甚麼到北京錄音》– 轉載自壹球搖滾1976樂團電子報

決定到北京錄音以後,1976 遇到最多來自朋友的問題是「為甚麼要到北京錄音?」,一直以來,台灣;特別是台北,不正是兩岸三地最多、品質最高的流行音樂的生產地嗎?一直以來台北不是有兩岸三地設備最高檔,人才密度最集中的流行音樂工作環境?

原因只有一個,所以 1976 的回答也非常簡單,因為 Paul(顏仲坤)到北京工作了。Paul 是台灣首屈一指的錄音師,這些年來他一直是台北強力錄音室總錄音師,是我們所認識最欣賞的錄音師,耳朵很好,和我們一樣超愛 80 年代英倫搖滾 / 後叛克。他曾後製過侯孝賢導演、林強製作,在坎城影展得到最佳電影配樂的「千禧曼波」配樂、錄過竇唯的「黑夢」、「豔陽天」、陳珊妮的「後來我們都哭了」…等等。

很純粹由成本來考量的話,原本一個像 1976 這樣,原則上事事靠自己,一年從錄音著作中所產生的營業額大約只有一百萬台幣(毛利當然更是超低)的樂團,就算人在台北,和同在台北的 Paul 也不會交集的,畢竟 Paul 和強力錄音室的費用對我們來說,的確大於樂團整年的營業額太多了。但 2004 年,Fnac 贊助了一筆費用,讓 1976 到強力錄音室由 Paul 錄製一首單曲,在幾個小時愉快而且收穫良多、充滿驚奇的工作經驗中,我們就開始企劃著,把 1976 成軍第 10 年的第四張錄音室專輯,交由 Paul 錄音與製作。

在開工之前,Paul 就已經針對新專輯「耳機裡的新浪潮」的 Demo 帶,作了厚厚一本的紙上作業,看著他以整張專輯宏觀的觀點,去詳盡分析著我們每一首歌在專輯中的位置…這些經驗老實說我們沒有,會想起以前七手八腳的跟錄音師形容我們想要的聲音的模樣,76 團員跟錄音師也真的是辛苦了。

Paul 在 2005 年夏天,選擇離開台灣到北京發展,和張亞東合組製作公司。聽著他在北京幾個月的時間,錄製超女的李宇春跟張靚穎、也錄了「唐朝」、「超載」的新曲的經驗,很 Mix 也很 Match,北京的確是很多可能性,很有趣的城市。 1976 也因為 Paul,而在 2005 年底出發前往北京錄製「耳機裡的新浪潮」。

廣告

3 thoughts on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