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還了我一個公道

話說 6 月 19 日,電盈連同佢旗下上市公司全部停牌,因為傳出美國新橋投資有意收購電盈資產既消息。

果日為了等 richard li,在花旗銀行大廈外面呆了八句鐘。

之後點樣出現麥格里競購呀,中方無俾電盈"焗"玩果 d 我唔多講喇。

總之最終殺出個程咬金阿伯韜收購電盈股權,單野算做擺平左,故事雖未完但都叫有個解決。

好啦,講番今日 (tue) 做乜,本黎都係以為去完單野返去寫稿,就係咁簡單。

點知,richard li 竟然出現左o係個 function 度,當 richard 步出會場時,即刻俾大群記者 (包括我在內) 簇擁,俗稱圍。

呀!佢仲好意思叫人俾佢走,喂,小超先生,岩岩先傾好單刁 (deal),就咪走出來,走得出來就要預左俾人圍。咁如果唔係,你博乜先?

呢 d 咪係天意囉,單野都唔預有楷楷既,點知佢又出現喎。

個天係要還我一個公道,不枉我等左 richard 咁耐。

誰啟動了誰內心裡金字塔的機關

若你有看過盜墓迷城,或聽過關於金字塔的傳說,你大概會知道金字塔機關的故事。

金字塔是葬死人的地方,被葬的全都是皇室,所以可想像到陪葬品的價值要有多高就有多高。

為免金字塔裡面的寶物被人偷去,金字塔設置了重重嚴密的機關,盜墓者即使入得來,都出不到去。

然而內心金字塔是不是會有另一個故事,我還是要拭目以待。

********

意念 from 薇。

燙髮記

未電過髮,聽聞要o係髮型屋坐成日。不過上星期日,我卒之體驗到。

洗濕個頭後,髮型師先把我的頭髮修薄一些。

接著是一個塗了桃紅色指甲油的男技師幫我塗軟化頭髮的化學劑。很嗅的。

接連塗了 3 次,又用熱機熱了兩回,但軟化效果不太好。

技師說我從來沒做過任何 treatment,如負離子直髮、曲髮、染髮,所以時間要耐一點。

好不容易,要上卷了,但又不知道搞左幾耐。

個頭俾 8 個卷扯,條頸頓時梗左,然後加熱了兩次。

之後拔卷,再浸藥水,又係得個等字。

最後沖水,吹頭,因為要用大花灑頭風筒吹,也吹很久才妥當。

歷時足足四小時。我將壹仔從頭到尾 lunn 左一次。

推介故仔:林尚義訪問、世界盃專題之視障者聽世界盃 & 18 歲少女張柏芝做媽媽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