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的神態

yan 有羊的神態,可我今天才發現。

如是,我明白了為什麼一開始我就喜歡 yan。

今天大夥兒為她 farewell,是個氣氛很好很開心的 party。

我們沒完沒了地說這說那,最後以玩 uno 作結。

只玩了十數分鐘,卻是整晚的高潮。

直至 3 點打烊,我懷著愉快的心情離去。

謝謝 yan 為我們各人準備的小禮物。

will miss her much.

彷彿很耳熟

阿威和他麻麻的故事。

一直以來,阿威和屋企人的關係就不好。

到了十六歲,父母要離婚,屋企突然變得好混亂。

阿威憎恨屋企裡面每一個人,最想是快點搬離這個家。

麻麻默默地照顧著阿威和這個家,可阿威卻不知道,只知對麻麻發脾氣。

後來,麻麻的身體開始出現一些小毛病和大毛病。

於是阿威發現,原來當這個屋企有許多聲音的時候,有一個人在看顧著這個家。

有一次,麻麻要入醫院做一個手術,但她只有一半機會可以平安無事出來。

於是,阿威在麻麻入醫院前的兩三日,做了一件事。

阿威備好了腳架和相機,著麻麻一起去拍照。

阿威沒有解釋拍照的原因,麻麻也沒有問點解。

本來不喜歡拍照的麻麻,這天乖乖的換好了婆仔裝,跟阿威到屋村附近的公園拍照。

一路行,阿威感到好傷心和好驚,但拍完照後,要返去的一刻,阿威更加難過。

記憶留下了,接著就不知道會怎樣了。

這張照片現在仍保留著,阿威形容,就像兩個小朋友對著鏡頭影相一樣。

now playing: “sideshow bob" from 我想你會變成這樣都是我害的 — tizzy bac

在野台第一次聽這首歌,第一次在看 live 的時候感動得哭了。

我聽到歌裡的憂傷,雖然那時候我並沒有完全聽懂歌詞。

豆呀豆

昨天好不容易約了 mr smiley 吃午飯,自從他離開陽光大隊後,已好久沒見面了。

我明白他的用心良苦,想帶我吃點特色的東西,沒想到,竟然是吃素。

心想,也有好吃的素食,而我又喜歡品嚐新東西,當然樂意奉陪。

是在三樓的上樓店,要走三層樓梯,裝潢有點破舊,不是很有格調,門的一旁擺放了許多素食資訊單張。

這裡沒有選擇,人人份餐都一模一樣,分別是你要配湯定飲品 or both。

s 的同事說,上次來吃,食物沒啥味道,看看今次怎樣。

……我心裡頓時涼了一截。

食物賣相還可以,有雪糕球大小的糙米飯和大量的蔬菜,蔬菜的主要組成部份都是豆。

……心裡再次驚叫,最最最不喜歡吃難消化的東西,尤其是豆豆。

配了蕃茄汁,我想最好味是那個汁,其餘的都沒啥味道,正如 s 的同事所說。

幾經掙扎才完成這艱苦的任務,把這個餐吃完。

還有另一位陽光同事和我們一塊吃,後來她和我說,四人份量的成本都不會超過 10蚊啦,但每份餐要 40 蚊,好唔抵。

我同佢講,呢樣都算,重要係呢種素真係唔岩我地。

********

晚餐,為了給自已點點的補償,在飯堂吃了雪菜肉絲公仔麵加煎蛋同凍奶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