較快隻錶/個鐘

今天才知道我算不上很過份,因我一般只較快10分鐘。

原來有人會將隻錶較快 20 分鐘的!

我想目的都是為免遲到囉,這對時間觀念很差的我十分湊效。

別話

好悶、悶爆的工商銀行上市終告一段落,阿門。

一天裡見了三個人

夠我樂足一整天。這 3 個人是五月、張化橋和劉細良。

五月,不是刻意要見面,只是我實在沒有門路發傳真,要勞煩中環 OL 五月幫手發。

剛好是 lunch time,五月拿著小袋從辦公樓走來,她已用過午膳,我們就在國金旁的天橋往返了一遍。

今天的風,很使勁地吹著,又對著五月訴了訴苦,心情好像一下子寛慰了。

張化橋,因公事要見他,但我又樂於見到他,他這人真是好笑得沒話說。

有中國第一分析師之稱,以前是瑞銀董事總經理,現任深圳控股首席營運官。

當了營運官,但解釋公司發展和業務卻和分析一隻股票無兩樣。

資料多不在話下,演釋時手口並用,表情豐富,十足做棟篤笑。

見了他當然笑逐顏開,真正寓工作於娛樂。

劉細良,哈哈哈,我要先大笑三聲。

據說已甚難 reach 到的一個人,竟給我在三聯中環總店碰見他!

明顯地,他在看書,我還發揮了我極為厚面皮的性子叫了他,劉‧細‧良。

他回頭望向我,我說,還有時間看書啊!他就說,看書是樂趣來。

下刪十數句。

後記

“看書是樂趣來。" 又叫我沉思了片刻。(如果我是劉細良,一定會暗罵倒楣)

又,有人告訴我張化橋以前當分析員不是這個樣子的,現在反成了吹水王。

amk_pine to my little airport

曾經很喜歡 amk ,曾經很喜歡關勁松。

大學時曾改過 amk_pine 這個名字,作為我在網上的代號。(對,很老套)

amk 曾經是本地稚氣音樂 (cutie-pop) 的代表,不過樂隊已在九五年解散了。

那時候,覺得 amk 很特別很有型,於是常常把 amk 和松掛在口邊。

總要告訴別人 amk 的長寫是 adam met karl。

當年搞音樂都不是全職的,隊中各人都是在下班後擠出時間來錄音,當然倍感吃力。

bass 手 — anson,於城大 creative media 任講師,早陣子好像到了美國讀書,大概已回來了吧。

結他手 — 琛,成了 one-man band,叫四方果/square fruit,時而替人監製/編曲,曾與人山人海的蔡德才組普普樂團。

鼓手 — 玲玲,當年才 16 歲,去了英國讀書。之後已沒有她的消息了。

主唱 — 松,於電台與亞里安主持 “不置劃位" 節目,早年曾獨自主持短壽節目 “超時空茶餐廳" 。

現在的松已不是當日的松,而我也沒有如當年那樣,瘋狂地喜愛他。

前兩年,他搞了一個音樂 label — harbour records (維港唱片)。

維港唱片旗下有一隊叫 my little airport 的 indie band (獨立樂隊),隱隱有著 amk 的影子。

尤其是那種明快的 guitar noise,和那不追求字正腔圓、唱的隨心所欲的唱腔。

於是我就喜歡上 my little airport 了。

手指指廣告的天淵之別

一個是煤氣「熱戀好生活」廣告,一個是政府叫人少用膠袋廣告。

前者甚有中產味,後者則叫人吃不消。

問題在於那隻手指。

煤氣:先是一個人的手指尖生著一點藍火,然後再指尖碰指尖的一個個傳開去。

政府:每個出鏡呼籲的都來個 close-up,手指左右揮動,然後說「少用膠袋,我識做。」

煤氣用手指來表達薪火相傳的手法並不很新穎,但政府以每人生硬的手指動作來表示少用膠袋,卻是老套得沒話說。

其實想講好耐,只是一直耽擱,現在都少見這兩個廣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