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k_pine to my little airport

曾經很喜歡 amk ,曾經很喜歡關勁松。

大學時曾改過 amk_pine 這個名字,作為我在網上的代號。(對,很老套)

amk 曾經是本地稚氣音樂 (cutie-pop) 的代表,不過樂隊已在九五年解散了。

那時候,覺得 amk 很特別很有型,於是常常把 amk 和松掛在口邊。

總要告訴別人 amk 的長寫是 adam met karl。

當年搞音樂都不是全職的,隊中各人都是在下班後擠出時間來錄音,當然倍感吃力。

bass 手 — anson,於城大 creative media 任講師,早陣子好像到了美國讀書,大概已回來了吧。

結他手 — 琛,成了 one-man band,叫四方果/square fruit,時而替人監製/編曲,曾與人山人海的蔡德才組普普樂團。

鼓手 — 玲玲,當年才 16 歲,去了英國讀書。之後已沒有她的消息了。

主唱 — 松,於電台與亞里安主持 “不置劃位" 節目,早年曾獨自主持短壽節目 “超時空茶餐廳" 。

現在的松已不是當日的松,而我也沒有如當年那樣,瘋狂地喜愛他。

前兩年,他搞了一個音樂 label — harbour records (維港唱片)。

維港唱片旗下有一隊叫 my little airport 的 indie band (獨立樂隊),隱隱有著 amk 的影子。

尤其是那種明快的 guitar noise,和那不追求字正腔圓、唱的隨心所欲的唱腔。

於是我就喜歡上 my little airport 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