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飲粟米湯

好像自從幹了這份工以後,就再沒有喝過粟米湯了。

回到家裡,家人留起的,總是花好幾小時煲成的老火湯。

今天口淡淡,很想吃東西之餘 (其實已經破戒了 ),突然好想飲粟米湯。

尤其當晚上有陣陣涼風吹過的時候,喝一口微燙的粟米湯該可令我身心舒暢吧。

註:上文提及之粟米湯乃由 my mum 自家泡製的。

點解咁潮濕?

病既呢幾日,天氣一直都係咁潮濕,令到成日訓o係床既我覺得更病。

因為潮濕,空氣變得混濁起黎,我更難以分辨,到底係我發燒,抑或天氣根本就係咁熱。

出完一身汗,又再出一身汗。唔冚被又驚冷親,冚被又好熱。

據講今晚會轉吹北風,希望可以順手吹走我的霉氣。

咁樣就過左兩日

呢次腰骨痛原來係事出有因,星期四晚即告失守……發燒!

凌晨 4 點幾,爬起身吐了一會,吃退燒藥,第二朝 9 點幾起床,總叫退了燒。

思緒渾沌但照樣開工,以為無事。但坐車的時候又不時覺得好凍好唔舒服。

卒之捱過第一份 assignment,身體依然好唔妥。

於是同老細報案話去唔到第二個 assignment。

就咁,我返屋企訓咗幾個鐘再返公司,打埋 d 稿。

咁樣,我既病情當然無好到,再次發燒,晚上嘔吐大作。

好不容易捱過這個晚上,第二朝我拖著極軟弱的身軀去看醫生。途中,又嘔了兩回。

醫生給我打了止嘔針,又給了我四大包藥。

如是,我要開始我不能吃東西的日子,並要與寶礦力為伴了。

條腰骨好似唔係自已既

我身上骨火的嚴重程度,已經達到一個要爆炸的地步。

而且係訓幾多都無補於事。

我 feel 到,我切切實實地 feel 到。

外加頭痛,問你死未?

朋友,不是用來揶揄的

用了三個 entries 寫一餐飯,好似有點過火,但又代表了這餐飯的重要性。

因為這餐我笑多過食的飯,再次叫我感受到歡笑真的能醫百病。

話說,星期日,好不幸,公司沒給我打電話,意味第二天我要留守公司。

結果要我寫我最不喜歡寫的港股,但出奇地我沒有太抗拒。

反而我整天都有點 hyper,對著任何人都可以嘻笑胡鬧一番。

我想就是這餐飯的威力吧,而且當然要歸功於小飛飛和 dress 啦。

所以,朋友不是用來揶揄的,但開個玩笑,開開心心又何妨?

謝謝您們。

後記

其實這天,還有組長和我說說笑笑,也多謝組長。

悠悠食店再續篇之未生日先興奮

食甜品呢 part,除我說了想食蓮子露外,小飛飛亦表示想食迷你壽包。

可惜,迷你壽包並不是傳統的蓮蓉餡,而是紅豆蓉。

小飛飛不欲吃紅豆蓉餡,只好放棄她叫壽包的念頭。

dress 沒有意見,因她已沒有多餘的食力。

不識趣的我向 dress 連番叫道:「小飛飛想吃壽包!」

小飛飛開始不耐煩,我就住口了。

剛巧,蓮子露有強烈的蓮蓉味,小飛飛竟打趣說,何不用壽包點蓮子露吃?味道還不是一樣?

小飛飛還說,平時都用用麵包點西湯食啦,有何不可?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嘛!

嘩,又一叫人目瞪口呆力作!

後記

小飛飛明年 4 月生日,佢仲唔係未生日先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