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飲粟米湯

好像自從幹了這份工以後,就再沒有喝過粟米湯了。

回到家裡,家人留起的,總是花好幾小時煲成的老火湯。

今天口淡淡,很想吃東西之餘 (其實已經破戒了 ),突然好想飲粟米湯。

尤其當晚上有陣陣涼風吹過的時候,喝一口微燙的粟米湯該可令我身心舒暢吧。

註:上文提及之粟米湯乃由 my mum 自家泡製的。

點解咁潮濕?

病既呢幾日,天氣一直都係咁潮濕,令到成日訓o係床既我覺得更病。

因為潮濕,空氣變得混濁起黎,我更難以分辨,到底係我發燒,抑或天氣根本就係咁熱。

出完一身汗,又再出一身汗。唔冚被又驚冷親,冚被又好熱。

據講今晚會轉吹北風,希望可以順手吹走我的霉氣。

咁樣就過左兩日

呢次腰骨痛原來係事出有因,星期四晚即告失守……發燒!

凌晨 4 點幾,爬起身吐了一會,吃退燒藥,第二朝 9 點幾起床,總叫退了燒。

思緒渾沌但照樣開工,以為無事。但坐車的時候又不時覺得好凍好唔舒服。

卒之捱過第一份 assignment,身體依然好唔妥。

於是同老細報案話去唔到第二個 assignment。

就咁,我返屋企訓咗幾個鐘再返公司,打埋 d 稿。

咁樣,我既病情當然無好到,再次發燒,晚上嘔吐大作。

好不容易捱過這個晚上,第二朝我拖著極軟弱的身軀去看醫生。途中,又嘔了兩回。

醫生給我打了止嘔針,又給了我四大包藥。

如是,我要開始我不能吃東西的日子,並要與寶礦力為伴了。

條腰骨好似唔係自已既

我身上骨火的嚴重程度,已經達到一個要爆炸的地步。

而且係訓幾多都無補於事。

我 feel 到,我切切實實地 feel 到。

外加頭痛,問你死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