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幾許

「人大了,真的什麼都變了。」余守恆對慧嘉說。

《盛夏光年》這片名起得夠別緻動聽,可回想起這齣戲來,就只記得上面這句話。

實在叫人唏噓,你我心知吐明,同一個場景,再也不會有 20 歲剛出頭的你和我。

一些關係保不住了,一些人的離去,又來了另一些人。

漸漸,我們的心態就隨著歲月,一樣物換星移。

然後,當初,就只屬於當初。

廣告

聰明的人有福嗎?

— 王丹,小雨星光專欄 @ 明周

世上有很多聰明人,他們被很多人羨慕,可是我非但不羨慕,反而會有些同情他們。

聰明當然是本事,可是這是很悲哀的本事,你不覺得嗎?

其實聰明的人,看穿了很多表面的美麗而觸及本質,其實反倒會過份挑剔生活的內容,挑剔得到的一切。

他們不會輕易滿足,因為知道永遠有更多的美好在前面需要爭取。

他們了解自己的能力,但是對於自己在某些現實面前的無能為力,看得也更為清楚。

因此往往很容易悲觀。

聰明的人,對幸福的感受能力其實比不聰明的人要低得多,他們更不容易得到幸福。

他們太喜歡跟外界比較,因為比較才是聰明人的用武之地。

但是比較一般來講都令人沮喪,因此他們總是活在不滿中。

這樣的人,有什麼好羨慕的呢?

後記

其實,這樣的人又怎算得上是聰明?

找對了人

呻,也要找對人,否則,心情只得更糟。

幸好,當我心情壞透的時候,有 J 小姐聽我呻。

因為 J 小姐,我才不至於鬱鬱不歡,還可以開懷地面對某某。

是 J 小姐給我的三字真言:「practise, practise, practise。」

我會好好記著的。thanks sooo much.

一大早起來

宵夜回家後,早上 5 時才睡覺,睡了 3 個多小時,就起來了。

約了 miss li 今天見見面,miss li 給我 morning call,剛好是 8 時半。

miss li 告訴我,外面有點冷,還下雨。

我起來,洗了頭,換好衣服,拿了傘子,就急急地出門。

到了尖沙咀,才 9 時 50 分。

miss li 今朝帶隊,是一個什麼 “電子素描" 比賽,畫維港的,所以她人在尖咀。

大會指定在學生進行比賽途中,老師要離場,所以 miss li 到了附近的 starbucks 坐坐好打發時間。

miss li 借了她近期看過又覺得好看的書給我,那是本多孝好的《可以入眠的溫暖場所》。

本多孝好被日本媒體譽為村上春樹的再來,但 miss li 覺得本多更似吉本芭娜娜。

因為村上春樹寫的比較游離,比較難懂,吉本則是尋常淺白地說故事。

又記不起我倆多久沒有見面了,只知每次在電話裡沒談上幾句就要掛線。

總之,能像今天這樣不著邊際地說著各樣的事情,是很好很好的。

——–

不久,比賽時間到了,miss li 要到文化中心外的一道露天長階梯找她的學生。

可憐在下雨的日子,維港都不是維港了,迷迷濛濛的,幹嘛在這種日子寫生?

還要玩 “高科技" 電子素描,即用手提電腦,再用 artrage 和手寫板畫畫。

三個學生的其中一個告訴我,都是憑記憶畫的,要打著傘子,又要用電腦畫畫,好不狼狽。

這個小女生好多話說,又有很多批評,不會轉個彎說些讓人覺得 “管聽" 的話。

但我卻笑了,因為這小女生好有我的影子,我好像第一秒就明白了她似的。

雖然她說的話不甚管聽,但我又知道她不是有心的……嘿,就當我自作聰明好了。

因為她們要交作品了,我又臨時充當 technician,幫她們 save 好那些圖畫檔案。

這時才不過 11 時半,平常我還沒有起床呢。

當一切安頓好後,我和 miss li 又在尖沙咀逛了逛。

之後到了澳門茶餐廳吃了個很 yummi 的蒜汁豬軟骨焗飯。

吃完飯還不到 3 時,miss li 和我都不禁覺得很充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