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nna be okay

薇,外表堅強得可以一個女子。

初次見面,實在為之震懾,她目光凌厲,像有子彈要從她眼中發射過來似的。

但一路相處下來,就知道這是由於她堅毅和不屈不撓的個性,才讓她看起來如此冷酷而有氣勢。

然而,她又心軟得可以,好人總是做到底,即使對那些待她不堪的人也是這樣。

如是,我想起 Nana。

Nana 是心目中的一個典型,外表冷酷但內心溫柔,與薇十分相像。

不知是不是喜歡薇,所以越發喜歡 Nana。

薇在我初到報館的照顧,就如 Nana 在東京對奈奈的照顧。

肝-膽-相-照。

明天薇的姐姐出嫁了,作為伴娘的她在這段日子直忙得一頭煙。

再過些日子,薇就要離開報館了,衷心希望她往後能過得幸福、快樂。

take it easy

或許,有太多時候,我只會 take it serious,這回,最好還是 take it easy。

德巴曾對我說,為什麼要動氣呢……?我說,看不過眼囉。

但現在想想,才明白看不過眼的人和事多著,take it serious 又如何?

還不是換得一肚子氣,倒不如 take it easy。

可是,說的,實在容易。

只有朋友才知道

這陣子,公私兩忙,頭腦混沌,事情纏繞的當兒更是迷糊。

幸好,朋友們都耐心地聽我說,不管我如何不擅表達。

即使有些事情,我說不了,你們還是能夠明白、知道。

原本心裡的嘀咕,都因你們而消減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