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俠行

今年終於報到名參加啦!

你都測試下啦 —>

廣告

不談國家大事

以為談美容療程是很師奶的事。

然而,小飛飛一言驚醒,難道要談國家大事?

非也,非也……心想,談股市升跌或許是更師奶的事。

忽然間,人人都變身成師奶去了。

如是者,過了一個月

一整個月沒寫東西其實還很愜意,反正以前寫的多著。

重遇一些人,怎得生疏了?我道,或者,我們壓根兒就是沒那種緣。

這個月,最記得《色‧戒》,拍的很好,沒什麼好挑剔。

再看看小說,更覺拍得好。

於是星期天,相約小飛飛到了港大看張愛玲展覽。

展覽是蚊型的,卻有叫我看得入神的張愛玲手稿,《談色‧戒》。

可玻璃箱子小之又小,那手稿幾張疊在一起,只看到一張半而已。

說起張愛玲一手字,既不是萬馬奔騰的勢態,也不是精心雕琢的秀麗。

如果要說,張愛玲手字是簡單而實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