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者,過了一個月

一整個月沒寫東西其實還很愜意,反正以前寫的多著。

重遇一些人,怎得生疏了?我道,或者,我們壓根兒就是沒那種緣。

這個月,最記得《色‧戒》,拍的很好,沒什麼好挑剔。

再看看小說,更覺拍得好。

於是星期天,相約小飛飛到了港大看張愛玲展覽。

展覽是蚊型的,卻有叫我看得入神的張愛玲手稿,《談色‧戒》。

可玻璃箱子小之又小,那手稿幾張疊在一起,只看到一張半而已。

說起張愛玲一手字,既不是萬馬奔騰的勢態,也不是精心雕琢的秀麗。

如果要說,張愛玲手字是簡單而實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