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體悟

現在,我想,我是要獨立的了,如同早就獨立了的薇一樣。
面對困難,我發現真的沒有人可以幫忙,只好自己想辦法。
也沒有什麼好不好,只是這樣我方才知道,我過往是多麼會倚賴的一個人。
我學著不要慌忙,對自己說,慢慢來,可以的。
原來這樣就熬過去了。

原來這樣就熬過去了。

大家都很了解我,只有我不了解自己。

廣告

誠心呼籲

請看以下報導。

am730
M04 | 新聞  2008-09-12

與家人失散65載老婦來港萬里尋親

中秋人月兩團圓並非必然事,許多因戰亂天災跟親人失散的人,多年來與家人失散。現年73歲的杜玉珍於8歲那年、香港淪陷期間,被拐騙到內地,至今已經度過了65個孤單的中秋。她現時最期盼的是找回失散多年的父親(人稱「矮仔高」)、母親(陳燕)、大哥(杜洪)、二哥(杜牛)及妹妹(杜秀珍)。

1935年出生的杜玉珍,小名牛奶,有兩名哥哥,一名妹妹。1943年香港淪陷時,一家六口居於西環街市附近。杜婆婆憶述,母親是賣生果香煙的小販,爸爸任職於皇后大道東的寶珠鞋店。因生活艱苦,其母帶著當時只有8歲的她到對岸(九龍)打工。在兵荒馬亂時,食不飽下,二人誤信拐子黨訛稱到廣東東莞打工,「希望有得食、賺多個錢」,不幸的是,到東莞後,母女二人再被賣到不同地方。分離前,母親承諾︰「我一定會返嚟搵你!」可惜這句話至今都未有兌現。更慘的是,杜再被人轉賣了3次,最終被賣至廣東博羅縣居住至今。

事隔多年,杜玉珍的記憶已日漸模糊,只記得兒時伏在母親大腿上睡的情景,以及全家最後一餐過年飯。

多年來,杜婆婆就只有日思夜想,盼找回親人。杜玉珍曾打探過家人下落,1980年她到東莞市打探得知其母早於1951年被父親接回香港團聚,但因文革後內地局勢仍動盪,未能尋親。1990年,杜曾以旅遊身份到港尋親,返回兒時居住的西環街市附近,但已景物全非,杜再一次失望而回。今年6月,杜得知香港紅十字會的尋人服務,再次展開萬里尋親之路,並希望任何有相關消息的人士,與紅十字會聯絡 (2802-0021)。

something changed, when we grow older

我們都在蛻變。思想上的,身體上的,外型上的,一點一點地。

看見今天的你和我,應該可以說,都成長了,似乎都懂得世故。

沒有好或者不好,本來我們就不夠世故。

這些年以龜行的速度前進,總算是學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