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渝的beyond情結

那是個男生們都聽灰色軌跡的年代。

喜歡 beyond 的我,心中沒有草蜢,雖然姐姐喜愛草蜢。

最少不更事又以為自己懂事的年輕歲月裡,慶幸有 beyond 陪我走過。

那個時候,聽著 beyond 的卡式帶,在窗前跟著家駒高歌,就夠暢快。

其實,所謂的煩惱算什麼?

直至16年前的今天,我在旺角逛唱片店,收音機傳來家駒逝世的消息。

最初,我以為不是真的,但心裡就是很沉重。

在這天來到的前兩個星期,傳來家駒在日本因拍攝遊戲節目,發生意外昏迷入院的消息。

家駒離開前的日子,我每天為他祈禱,希望他會好轉過來。

然而,要發生的,無可避免地終要發生。

這是我成長期裡的一件重大的事。

後來的影響是,我幾乎只聽樂隊,和喜歡有吉他伴奏的歌曲。

今天,聽家駒的歌,還是會流淚,只因回想的舊片段太多太多。

廣告

3 thoughts on “

  1. 那時,我正在參加學校天主教同學會的退修. 已記不起從何知道這個消息,我在同學老師面前哭起來… 最後,大家一同為家駒和他的家人祈禱…

  2. 今天,朋友特地打電話來叫我聽商二的節目─好回家,主持播放 beyond 的歌曲以作紀念。朋友冷不防問我,記不記得當時我怎樣知道消息,就是因為記得,所以寫下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