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不寫

我認識的幾個會寫xanga的人,現在都很少見他們寫東西了,包括我自己。

不寫有很多原因,只發現我越來越不忠於自己。

既然喜怒哀樂都被壓下去了,還有什麼好寫呢?

我最近看了一場很震撼的演出,是看到會感動流淚的那一種。

我奇怪,當一支樂隊演出了那麼多次後,他們的能量怎麼仍然能像初次表演地高漲?

這叫熱血吧,與我久違的。

蘇打綠@wild day out是我本年度看過最誠懇的live演出!

now playing: 狂熱 from fever by sodagreen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