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時間無多的逼切性,也想有所改變

因為探訪臨終病人的義工工作,云妮說,她感受到時間無多的逼切性。

如是,她整理好了她的個人保險,同時製作了簡單資料表,希望有起事上黎,親人憑表就可以知道如何處理。

一對仔女是她一生的牽掛,她又怎會放得下心呢?在醫院看見臨終母親對子女的那種牽掛,她一定有深刻的體會。

我沒有云妮周詳,也沒有感到時間無多的逼切性,只是人生快走完一半時,這半生我又做過什麼呢?

因為學紫微斗數,明白人要突破命途,就必須改掉自己的缺點。

如是,我在網上找關於我命宮主星的缺點…原來也真夠多,連愛睡覺也是缺點之一!

當然我睡覺的時數完全能夠反映我懶散的程度不是一般級別,此外,其他關於懶散的實例更是不勝枚舉…

但,既然人生快走完一半,有些事情就必須在人生踏入下半場之前作個了斷。

昨天,我寫了張post-it 給自己,上面寫著"如果我能持之以恆…"

2014年,希望能更認真地過。

思想的一次文藝復興

影片

經 ba 介紹,認識了suzanne vega。

昨天聽了 “solitude standing",覺得不怎麼樣,只是音樂很有80年代的味道就是了。

今天早起煲中藥,開始聽 《suzanne vega 的 solitude standing live 2012》。

聽到第一首 “tom’s dinner",是我喜歡的律旋和節奏。

suzanne vega 在live 中清唱,讓我想起愛爾蘭樂隊 the cranberries 的 dolores,或許因為 suzanne vega 也有一半 irish 血統的緣故吧。

不是所有 ba 的東西我都喜歡,但他的某些介紹我是鍾意的。

我不是個喜歡試新的人,然而這樣的一次思想文藝復興,我還是非常樂意經歷的。

起碼,我感覺我內在又多了點東西,雖然這些東西不見得有什麼用。

如是,我想起十年前,我以為我不會再看書的了,直至認識了黃生,那時候他也曾給我帶來一次短暫的文藝復興。

而我,感謝能認識他們。

當台北之旅變成療傷之旅

因為他快樂而我也快樂,這對我來說,是超然的。

快樂怎麼不是來自己,而是來自他人?

只怕,這種在乎連自己也說不清。

關於你的事,什麼時候才可以不再起波瀾?

我討厭這種千迴百轉,但沒有了千迴百轉,生活又過於無聊和空白。

是的,矛盾向來是我的代名詞。

很早很早以前寫過,我渴望旅行,可一旦能夠在外,我又會非常想家。

這次,一切煩惱皆是自找,若要退場,即使不能華麗轉身,也不要走得難看。

我雖不驕傲如白羊,但我也有我的尊嚴,不想再受損…

我該如何打發時間

踏入12月,我依然是百無聊賴地坐在辦公室沒事幹,這情況其實已維持了一個月。

如是,我試過用以下方法來打發時間:

1. 檢視 yahoo mail,把郵件逐一分類,刪去宣傳郵件 (平時是擺著不管的)。

2. 檢視 iphone 內的相片,把平時無無謂謂拍下cap下的相刪去,好釋放一些儲存空間。

3. 瀏覽 facebook和 chat with friends,這些其實在工作忙的時候也會做,只是在閒得發慌的時候會做得更頻密些。

4. 上網學結他樂理,到目前為止,依然學不到什麼頭緒來。

5. 上網做 tenses exercise,for my dearest 陳校長 p.6 boy。

6. 搬 blog,包括幫自己搬和幫朋友搬。

7. 瀏覽不同的blog,最常去的有紫微斗數相關的blog 和 ba的blog。

8. 幫王子分擔一些工作,如 search news and translation。

9. 約睇中醫,好處是可以不用對住個芒扮有野做,和可以離開office出外鬆鬆。

最近,我對於打發時間這件事,已經無什麼新的點子了 (乾乾地塘),呆呆的坐在芒前,好想知道什麼時候我會有野do…

 

白走一遭

約了睇中醫,但離開辦公後就亂坐校巴亂下車,加上走錯路,於是順理成章,遲到。

憑感覺走路,這壞習慣沒有隨年歲增加而改善。剛過了生日的我,再次身體力行地印證這一點。

遲到事少,無錢事大!不知何故,我沒有帶任何可以付款既野,只帶了職員證,還妄想他們可以扣糧芸芸。

事敗,還要被一個面無什麼表情的女醫師打發,說起碼也得付診金,不然只能約下次。

我又不知何故,有點氣,於是我又目無什麼表情地說,今個星期五不可以,下星期二。(完全無尾音)

女醫師一口氣說了下星期二的五個time slot,我說,那就下午2點15分,然後拂"臉"而去。

還在生氣,氣時間浪費了,又要下山上山,接著下星期二,還要再下山上山…講到尾,都是自己不好…但我還是生氣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