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928之後的第7天

2046是個開玩笑的數字,以為香港回歸還回歸,總會有50年的平靜。原來,這只是我的天真與無知。

自9月28日開始至今,不論是金鐘、中環、旺角、尖沙咀,我只知道我要走出來,或許是時代的召喚,或許是受學生所動,但更大程度是本著良心,做作為一個人應做的最基本的事。

每天發生的事,都來不及整理,來不及消化,我知我力量微小,但我還是要和他們走在一起。

警匪已對旺角佔領者施行暴力兩天兩夜,到現在還是暴力不斷。昨夜,我去了金鐘的晚會,才坐了一小時,我就聽不下去,並決定提早離開。

這算什麼?心靈龜湯式的文藝晚會?去過旺角,就知道那裡有多凶險,即使日光日白。旺角佔領者在頑力抵抗時,你們萬人大合唱有個屁用?屌,又唱海闊天空。

藝人上上台,表表態,又如何?群眾掌聲雷動過後,跟住就散。

旺角那邊時刻都在打仗,當台上主持嗌旺角加油時,可又有想過他們的安危?

我不禁想問,主持,你自稱佔中十死士之一,原來嗌下咪就係死士?你面不面紅?口號呢幾日我聽得夠多了,你的,應該是最空洞最難聽的。

所以,一聽到有人話要棄守旺角,我就火起。

旺角沒錯很混雜,而又正因她混雜,才可以進一步揭示當今政權的黑暗。

這是一場革命,沒有本著良心走上街的人,也不會有如此的推進。

我自問還沒有準備好,可是又有誰是真的準備好?可是要抵抗這黑暗政權,靠的就是不退縮的你和我。

p.s. 沒錯,我是激情大於理性的人,但這次黑白還不夠分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