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該努力地填滿自己的人生

淑女告訴我,她朋友認為人沒有free will。當然不是所有情況都沒有free will,她朋友說的還不是心情這回事。比如當一段感情逝去時,我們總不由自主地反覆回想過去的種種,儘管理性會告訴我們不要去想不應去想,但能夠做到的又有多少人? 試問這哪有free will 可言?

回想之可怕是它會讓你深陷在憂傷之中,久久都開心不起來,更莫說要提起勁來做些什麼。

但往往越提不起勁,就越應該去做點什麼。今天要跑山,全長14k幾,大部分時間沒有跑只有行,上坡之後就步向有千島湖之稱的大欖涌水塘,一步步繞著水塘走,走著看著,頓時忘記了這陣子的憂傷。

實在不應該隨便地對待自己的人生,我還不夠勤力,我一定要再努力一點。

廣告

a friend in winter, 什麼時候我才能把你放下?

當我決定不要你這個朋友的時候,你卻變得有點回復當初,可是,只是有點而已,這個我心裡很明白。

如是你偶爾的 message,我由原來的不怎麼回應,到後來還是禁不住認真的回答,我知道,我又再次讓自己陷入一種難堪。

看電影 lady bird,戲中的修女說,love and attention, maybe they are the same thing?

這一句很觸動我,因為沒 love 就不會有 attention。明明之前還在想相逢何必曾相識,可我就是放不下對你的 attention,我依然會為你的事業有所突破而高興,但我知道,這是最無謂的,因為一切都不像從前了。

今天,心有戚戚,希望這只是季節性的不適。

但願你我再不是朋友。

一個認得我頭髮的少年T

本來心裡已篤定以後不會再相見,可世事就是這麼奇妙,在大學站"時光隧道"的不期而遇,以為打了招呼也就各走各的路,可T你又主動約我吃晚飯,我當然說好呀。

當天在隧道的我,戴上了囗罩,這樣匆匆,T也能把我認出來,要不是他叫住我,我們大概就擦身而過,也不會有後來愉快聊天的時光。

晚飯時我問T,你怎樣認得出我來? T柔柔的說: 我認得你的頭髮。

還是那個結論,T和我果然是同一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