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半年的事,我和自己說要忘記了

很難得地,最近理性的機關又好像打開了,說要忘記,或許就是不去記吧。既然都不記得了,也無從說回不回憶丶難不難過。

有句話叫忘記背後,努力面前,雖然極度陳腔濫調,但挺能形容我現在的心情和狀態。

以後不管怎樣,我對你只會以朋友相待。

廣告

歸於平靜,這是我和自己約定的ending

今個周末晚上就要看《聊齋》了,這是早在年初就和自己約好的ending。一切開心與不開心從此都要關進那打不開的盒子𥚃,永遠封存。這天過後,我就要繼續過我一個人而平靜的人生。

然而在ending來臨前的夜晚,我得到了清靜,心卻還是未能平靜……

六月了,是怎樣微妙的心理變化?

我問,我們怎樣才可以絕交得成?

我這樣多此一問,你也敷衍說不知道。

如果你在我心目中不再是個什麼人,絕交不絕交根本無關宏旨。

踏入六月,和自己約定要復原的期限到了,可是人的感情並不像電源開關,說開就開,關就關。不過既然當初選擇了曇花,就別癡想剎那會變成永恆。

幸好在五月底狠下心退出所有與你有關的通訊群,雖難過一時,卻可以換來此刻的清靜,其實也沒什麼值得可惜的。

大家不過是彼此生命中的過客,只要想通就好,然後就可以各自繼續過自己的人生。

誠如那句寫給你的 all the best,告別時應該滿懷祝福,你說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