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一頓有今生無來世的飯

其實,有哪一頓飯不是有今生無來世?

可是你之於我,永遠是一個可望而不可即的人,所以和你吃一頓飯,才變能那樣難能可貴。

去年你請我吃火炭的陳根記,今年陳根記從火炭搬到大埔,改名為饑落亭,你還是要吃這一家。

點的菜依舊是去年的手撕雞、豉椒炒蜆,你還點了金銀蛋通菜 (去年我點的菜你還記得算你有心,不過我點的是金銀蛋莧菜……),這次還多點了椒鹽九肚魚,兩個人四道菜真的好誇張……加上全宇宙都知我食量小,偏偏就只有你不知道。

anyways,很久沒有這樣子聊天了,感覺好像一切都沒變,總之就很愉快。

如是,我把昨晚你請客的這頓飯命名為「有今生無來世套餐」。

p.s 你說六年前你在大埔住過,還住了半年,所以你知道那一家我也很愛吃的豆腐花店,如果這不是巧合,也許這就是我們的緣份。

廣告

這樣看看畫,我就開心了

這是半年一度的蘇富比秋季拍賣會,和我同行的是個 fine art year one 學生,這幅趙無極的畫作是我的心頭好,卻不是她那杯茶,想拍下這幅作品,好不容易等到前面的人都移步離開,我才可抓住瞬間拍下這張有點歪斜的照片。到了傍晚,這幅畫以天價5億元被拍走了,我應該明白,拍賣會就該如此,不然平白無故我哪有機會看到這麼珍貴的作品?

真的,這樣看看畫,我就開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