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當一切是夢一場

其實想和你怎麼樣,我自己也說不清楚,最近明明因為發現我對你的喜歡比想像中還深而懊惱不已,而那一刻唯一想到的就是不再幫你的忙,希望這樣就可以拉遠彼此,所以即使是半夜,也要馬上給你發信息,可是後來我竟繼續對你有所期待,這是錯得多麼離譜的事。

或許這就如小飛飛所說,因為得不到,所以用情反而更深。但原來只要時候到了,任憑你之前如何想像,該發生的還是會發生,你招架得住也好,招架不住也好,更不用你特意拉近或拉遠什麼。

面對你這陣子對我的不搭理,再蠢我也不要再熱臉貼冷屁股了,今次無論如何也要有點self-awareness吧。而更重要的是,堅定。

林妹說,起初是難的,一步一步來吧,我也但願這個ending不會弄得太難看。

旅行不是洗滌,而是找回童真的過程

這次倫敦plus巴黎之旅出乎意料之外地愜意,也不是沒有試過一個人去旅行,只是太久沒有這樣子去旅行了,實在深怕自己已喪失了獨個兒去旅行的能力,甚至是樂趣。

過去十年(加上空窗沒有旅行的三年),總是有人打點好行程的一切,而我去旅行的"職責"就只是好好當個團友,跟著"導遊"朝7晚11地到處鑽而已。

從未踏足過歐洲,所以一心把這個嘗試視為小挑戰,在起行之時,我寫下了: 一趟只有眼前路的旅程。

其實我們有什麼時候不是只有眼前路?旅行如是,人生如是,所以任誰都可以回望,但始終要向前走。

對我來說,沒有計劃或許是最好的計劃。一個完全按照自己的節奏和步調的旅行,管它坐錯車,走錯路,想要去的地方都去了,還意外地遇上一些"有趣"的陌生人。

行程一點也不緊密,但每天都很忙,不是從前要趕行程的忙,而是忙於觀察異地的周遭環境事物,一種目不暇給的忙。這種什麼都希望看個究竟的觀察,我猜想應該是十分接近兒童去認識世界的狀態,如此這般,思想也在不知不覺間變得純粹。

當旅行接近尾聲,我竟忽然覺得現在還不是時候回到大佬身邊,因為我還沒有把這世界看夠…sorry啦,大佬,但我知祢會原諒我的~

best wishes to all the travellers!

(下圖攝於如難民營般卻是很適合自閉的我的hostel)

早就該寫卻遲遲未寫的愛之出遊

“係愛呀哈利"

“能成為密友大概總帶著愛"

當然不gg啦,儘管其中有名林姓女子經常有意無意間向我示愛…

還是轉入正題,今天是11月6日,離港的第十日,真的是一晃而過,山羊妹問我有沒有思鄉之情,我說還好,因為每天都忙於觀察和領略四周,我甚至在巴黎才發現一些原本在倫敦的店,在巴黎步伐沒錯能放慢一些,這可能是因為我幾乎沒有規劃過巴黎的行程,真的如小飛飛說,走到哪看到哪吃到哪之故。

在巴黎的經歷是特別和多樣的,一個莫名奇妙的阿根廷八婆 (hostel室友之一),不會英語卻硬要和我聊天(只說有限公司的英語單字,其餘用西班牙語補上…做咩姐,spanish你以為我會聽得明?),但她又會時不時向你擺臭臉,真的很難懂…至於在沙士比亞書店附近遇見的意大利怪叔叔就更不用說了,他頻頻叫我don’t be afraid,知我afraid就好啦,放過我好不好,明明沒什麼好聊,也要硬聊,說自己是journalist,兒子是pilot,又說法國及不上意大利歷史悠久之類,當然咁上下我借故行第二邊,但點知臨別也來了個親親雙頰(嚇死寶寶),他還飛吻呀omg…

其實正題是,今次出遊如果我沒法和四大護法保持聯繫,我估我是會思鄉的,thanks to miss li, 小飛飛, 林妹&山羊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