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想要一個能和我牽手的人,即使不是永久

這一年的混沌,讓我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未嘗不值得,至少,我不用儍得去靠近那不能和我牽手的人。

上星期日,去見山書店本來只是去聽馮睎乾說張愛玲,怎知,馮生竟在下午兩時許出po說會早些到書店幫讀者批命。愛命理如我,加上馮生用來批命的正是我唯一懂得皮毛的紫微斗數,當下在樂齡博覽(公事)也二話不說,馬上趕至書店,到達時馮生也還未到。

所謂早起的鳥有蟲吃,排第一當然「有命批」。馮生其實今年才學紫微,批命也是當作練習,準不準是後話了…由於時間所限,批命延續至fb messenger,最後他說,"這個命盤,應該多培養興趣,尋找目標,不必胡思亂想"。看了這段,我也不禁回應馮生說,胡思亂想簡直是我的專長,所以這段話雖然籠統但對我來說還是有意思的。

問到我所關心的感情事,馮生說,"男伴還是有的,但我不敢說一定白頭到老",這其實已經足夠了,至少,這個人應該是個可以和我牽手的人。

ps. 我給自己最好的生日禮物就是痛定思痛,不再碰那不該碰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