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我要逼自己到什麼程度?

我沒有覺得我病得那麼嚴重,而我想我還是可以上班的,要不是探了熱知道自己發燒,要不是醫生護士如臨大敵的看待,我應該還會待在辦公室吧。

身體是自己的,怎麼不好好對自己? 這次受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