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言詞應該可一不可再

對人心冷又是這麼一瞬間。我如是說:反正不是今天我也有預感,有一天你會說盡很不堪的話,我也不用等到這一天到來,才猛然醒覺這個朋友從來都不值得交。

這些牽扯,其實都是自找,真的是時候了斷了。

你不去犯錯,又怎會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一趟不值一提的旅程,源於沒有好好的計劃。在台北待這麼久,意義真的不大,已經很晩(直到近中午)才出門,可是依然有太多時間百無聊賴,於是到處逛逛,累了又回到hostel稍事休息。

要不是第一天在華山看到近年十分喜歡的樂隊告五人的演出,這次旅行真有點為去而去的意味,所以我以後大概不會這樣草率地出行了。

今晚網上check in,竟然無座位可選,一方面是太遲check in之故,另方面,山羊妹說,應該是超賣了,我沒有特別緊張,可是明天得早點到機場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