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分別時不用說再見,學習忘記

累積記憶很累人,因為到要清空記憶的時候,就只能一點點地去忘記。

在心裡和你說 bye bye,bye bye 啦。

多少年沒這樣重摔過,這次是真的很痛

摔倒的當天晚上,沒有很妥善地處理在小腿上看來有點過大的傷口,如是,用生理鹽水稍為清潔一下,就拿m巾把傷口蓋著。因為痛得很厲害,其實整晚睡也睡不好。

小腿這樣重摔在石級上,褲子也劃破了。朋友還問我會不會補一下再穿,說來也是無不可,不過等我復原了再說吧。

第二天,到公司診所洗傷口及包紮,得到姑娘細心的處理,所以早一晚沒有去急症室是對的,因為反正我這種不致命的傷,排非緊急大概也只能排到天荒地老。

這樣受傷後過了好幾天了,每天吃止痛藥也無補於事,腳痛持續,連思考也變緩慢。我知道這次是急不來的了,現在唯一可以做的還是好好休養。

ps. 這肉體的痛是不是也在告訴我些什麼呢?

這個早上,是怎樣的超現實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沒有這樣的勇氣,所以當得知除了對面海,這邊也有活動,就動身出去了,不過鄰近車站關的關,我只好用一個費時又轉折的方法出去,原本不用一個小時的路程,這次我大概花了兩個小時。

到了附近先往商場去洗手間,然後在中間加入隊伍。我沒打算走畢全程,並為自己定了一個 cut-off 點,以為5時許是一個還算早的時間,怎料去到車站已告關閉,都怪自己走去吃了串街頭小吃,不過我也不知道是否不吃就可以讓我坐上關站前的列車。如是,我就開始了漫長的尋覓回家路之旅。

最先,我跟著人群到了一個巴士站,但巴士站沒有回家的巴士線,於是我再往前走,見到超市先取點錢,因為天開始黑了,這晚要是沒法回家,有錢旁身絕對是重要的。

後來走到一個有回家附近的巴士線的巴士站,巴士站站滿了心急等車的人,可是一路等,卻完全看不到任何路線的巴士經過,所經過的巴士全都是暫停服務的,最後有位好心車長邊駕著巴士邊揮手,示意沒有巴士的了,於是我也只好死了等巴士這個心。

其實一路也有些的士經過,也有些人希望可以在路邊截車,可是那些的士都已經載有客人了。

天色全黑,我無計可施下再走進入緊張區域,希望尋找那條我以為存在的小巴線。在小巴站集中地看見很長很長的人龍,我逐一問,小巴線去哪,僅餘的三條小巴線就分別去黃大仙、秀茂坪和觀塘,我曾經妄想過是否可以先去觀塘再轉車回家?可是一切為時已晚,因為魔法師們已到,這也意味追捕他們的人也會很快趕至。

向來神經緊張的我,一路只能和已回家或在回家路上的朋友通電,朋友叫我找家在附近的朋友借宿,原本並不好意思,但我已真的不知道可以怎樣回家,所以也向另一位朋友求救,而朋友亦馬上說好,我一路向西走,期間亦見多輛x車開往我來的方向,今晚,相信又是一場苦戰。

大概走了近45分鐘,終於到了朋友家,朋友還準備了晚飯,實在很感恩。這夜,我們聊了很多,儘管外面下著頗大的雨,晚上也算睡得安穩。

第二天起來,再和朋友聊一會就離開了,到了九龍塘又走進了商場,別人的一切如常,在我看來是多麼的超現實,怎麼這樣的一個地方會變成這樣,怎麼連回家也要害怕,然而我也慶幸昨夜我沒冒險回家,如是今天早上才可以安然地坐車回家而不被查問。

相隔兩年的不期而遇,已是兩樣心情

9月30日下午請了半天假,到沙田做些再不做就這輩子也做不完的療程,之後去了壽司店吃下午茶和去了逛ikea,在ikea胡亂地買了個鞋架就想要去九龍塘,買那限定最後一天買一送一的爆谷。

我在沙田站乘電梯到往紅磡方向的月台,才下電梯就看見那熟悉的側臉,他還換了個新的行李箱,見他又在聚精會神地發信息,我就靜悄悄走到他旁邊坐下來,見他這樣還未察覺,我便故意靠近看他的手機。

看了一會他才好不遲鈍地回過頭來,然後驚覺是我,還問道,我怎麼知道他在這裡,我是不是跟蹤他?還是我裝了什麼跟蹤器在他行李箱?

心想,我才沒這心思跟蹤他呢,尤其現在已經不是當初的那份心情。

話說,剛認識他的時候也有過這樣的不期而遇,那時是深秋了,不像這幾天那麼熱,而我已經穿上毛衣了,和他每天都有很多信息往來。

那次正是上班時間,上一刻在車廂中我們還在傳信息,怎料,我一下大學站月台,他就在我身後出現,嚇了我一跳,我還大喊好驚嚇,他還堅持說是驚喜,不是驚嚇,好吧,應該是兩者都有。

ps. 為記憶而寫? 不是為了讓我記得,而是為了對抗遺忘。by 羅蘭巴特

永不停步的hair stylist

終於過了泳季,如是,可以找cat理髮去。

當她還在地舖的某一次,我和她的話閘子打開後,從此,我和她好像都挺聊得來。

我們的共通點是喜歡學習,尤其是她是個不讓自己停下來的人,她學習的每一樣東西都是要學到一個程度,如化妝、如打泰拳,打鼓,還有泰文,她還說想去泰國上藍帶烹飪班。

和我學東西的企圖很不一樣,很多時候我就玩玩而已。

早陣子學滑板,也是她告訴我有這麼一個機構在教班,雖然之前我也找過那個機構,可是我問的時候還沒有開班,經她再提起,我又找上那機構,剛好他們真的開班,於是我就學了5個月滑板,反而她只上了4堂。

其實我們半年才見一次面,不過已經比一些好久不見的朋友要見得頻密了,每次見面都忙著交流大家在學些什麼,做些什麼新鮮事。

這次我告訴她我在學西洋書法,還有參加了一個落區拍片的計劃,然後她馬上告訴我最近一次去深水埗探訪路宿者的經驗,這還是她第一次和朋友去做這些事,她說探訪路宿者最大的原因是她覺得他們最有迫切要他人關注。

這就是cat,要嘛不做,要做就做最狠的,話說她在練打鼓的那首歌,tempo是140bpm,這麼快的歌,要我彈真是要了我的命,可她還想找我夾歌,不過應該是說說而已~

下次再見面,應該是明年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