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那一個缺口之拔牙記

原本還有一絲希冀,看我是不是杜牙根就可以了事,不用把我的恆齒大牙拔掉。

山羊妹說,實在應該病向淺中醫。或許是的,但沒有找到好的牙醫我真的不敢隨便亂看醫生,給手勢不好的牙醫弄壞牙齒的經驗我還不止一次。

牙痛是去年11月的事,補了牙再痛則是過農曆年前的事,校醫說要不是杜牙根,再不是就要拔牙,如是,我預約排期8月做杜牙根。

農曆年期間,剛好和黃生聊到他也牙肉發炎和正在做治療,而牙醫的手勢好好,可我還要到 2月底才問他牙醫的電話,其後約3月中才去看他的牙醫。

看牙醫當天照過x光,發現大牙牙根生了牙瘡,這是發炎含膿的結果。醫生亦直接說,這隻牙已經枯死,聽到這個形容,我的靈魂都好像要枯死一樣……頓時間很難接受這個現實……

這名冷靜型牙醫見我這麼不能接受,就只說:你拖得太耐了。(……)

他還說,在大牙枯死前,你應該捱過了一個牙痛到不能睡眠的時期,那個時候神經還有感覺,但你現在應該無感覺了。(呃……)

儘管不能接受,但上星期看完牙醫臨走時竟又把心一橫跟姑娘預約這星期拔牙,但回家後想了想,還是希望能夠保住原來的那顆大牙,所以後來又致電診所說改做杜牙根。

今天再見牙醫,先詢問杜牙根的可行性。他檢查了牙齒情況後說,由於大牙發炎問題嚴重,吃了五天抗生素的效果並不顯著,若是杜牙根,不成功的機會很大,這樣的話還是要把牙齒拔掉。

既然杜牙根不可能是個選項,也就只能維持原判了。

拔牙前牙醫在大牙牙肉的三處打了麻醉針,拔牙過程不算久也不怎麼痛,但我還是緊握著拳頭,心裡默默祈求神的保佑。

離開上次拔智慧齒應該有近20年的時間,只記得當時一拔三顆,其後劇痛無比。這次是真的不痛,但有點流血不止,也由於拔的是前臼齒,牙齒中間卡了個洞,多了個缺口的感覺甚是奇怪。

後續是要植牙,但要等缺牙部份的牙床重新長好,才可做這個大工程。

ps. 這次拔牙,有點不太能止血,於是在網上查了一下,看到有因一次拔太多顆牙而失血過多的個案,想想當年毫無做research情況下走去拔掉3顆智慧齒的我真心crazy。

ps. 有了這把年紀,很多事情真的不能再那麼理所當然,其實並沒有自我復原這回事,有病就應該要去看醫生。

ps. 今天在台灣被稱為國標舞女王的劉真去世了,她才44歲呢,這令我頓然感嘆活著多好,雖然活著有很多惱人的事,但人走了就什麼也沒有了……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清晨,才5點多還沒到6點,就被無謂的吵架聲吵醒,老媽咎病老父的衛生習慣,老父無理據但反駁,老媽再吵,老父又咎病老媽依依哦哦,諸如此類,然後這一輪擾攘在老父出門後方才結束。

被吵醒的我聽著聽著,很是煩擾,但我又能做什麼呢? 我只能一如既往,沉默以對,和選擇去忽視它。

上星期一,因為膝痛跑去看中醫,這膝痛也纏擾了10個月了,看過校內的物理治療毫無起色,也就去試試看中醫吧。

見到醫師,先是問診,我交代了呢度痛果度痛的身體狀況。然後是把脈,先把了左手的脈,年青醫師說,你好多野諗喎,然後是右手,依然是那一句,你好多野諗喎。

心想,試問香港地,有邊個唔多野諗。

接著埋床做針灸,和醫師討論了很多,年青醫師也任問唔嬲,得出的結論是,如果我情志搞好,加強本身既氣,身體復原能力亦會好很多。

故此醫師開了5天藥給我,每天兩服,以壯脾胃和解肝鬱,主要針對情志。至於針灸,則是刺激相關穴道,作用是幫助身體復原。

昨天,剛好吃完了5天藥,感覺還好,並沒有什麼不一樣。

然而今朝一役,只讓我感到長期處於一個受壓的居住環境,食多少藥也無濟於事。

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而在家工作,這一個多月下來,看了很多youtube影片,其中一類是貓片,主要看的頻道是黃阿瑪的後宮生活,看到志銘和狸貓如何對待後宮的貓咪,頓然感到做貓好過做人。當然前提是你要有如他倆這樣好的 “奴才"。

要數近年由衷又單純的快樂,三年來就只記得兩個片段,第一個是2017年底和他去踏共享單車,第二個則是2019年夏天學會背泳的出發動作。但這兩個片段都很是短暫。

成為大人,附帶著成為大人的煩惱,哪有這麼容易就獲得快樂?而且煩惱只會日積月累,怎樣才會消散?如果作為大人的你,知道的話,請也告訴我。

自小都說不想長大,現在我更確信這一點。